言情小说 > 王京玲 > 《幸好搭错车》
返回书目

《幸好搭错车》

尾声

作者:王京玲

一年后,双冬李家。

「杨大哥,你甚么时候才能成为姐夫啊?」李尚勇与杨百川刚从镇上拿蛋糕回,准备今晚给李奶奶过生日用的。

「你以为我不想?是茜茜不肯答应我的求婚。」说起这个,杨百川就一脸无奈。一年来,他好话说尽,李茜茜就是不点头答应嫁给他。

「有甚么问题吗?」李尚勇不解。

照理讲,他们两看起来感情不错,也很爱对方,奶奶、父母也很中意杨百川,姐姐还有甚么顾虑吗?

「我也不晓得,应该没有。祇是不知道她在坚持甚么?」杨百川也不明白李茜茜还有甚么地方不满。

「杨大哥。」李尚勇想到一个方法。「姐姐很怕奶奶,你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设法让她点头。」

「哦?」杨百川开始认真考虑这个办法。「行吗?」他犹豫地看着李尚勇。

「试看看喽!总比没试好。」

说的也是,不试怎么晓得?

「小宝,茜茜去找你爸爸还没回来啊?」李母从厨房探头出来问:「你去看看,催一催他们。」

「喔!好。」

「我去好了。」杨百川自愿代劳。

「OK,那就拜托你啦,姐夫。」李尚勇朝他眨眨眼。

杨百川感谢地一笑,便来到槟榔园里寻找李茜茜及李父的踪影。看到前方不远处走来一老一少的身影,杨百川立刻上前。

「李伯伯,李妈妈在催了。」

「好,这就回去了。」李父很欣赏杨百川,女儿能找到这样好条件的对象,是她好福气。「你跟丫头慢慢聊,我先回去洗个澡,晚饭没那么早吃。」

「谢谢李伯伯。」杨百川含笑目送李父离去。

「你挺会巴结我家人的嘛!」李茜茜用手肘顶顶他。「我们家上至奶奶,下至小宝,每个人都满喜欢你的。」

「那当然!我将是这个家的一分子,理当拉拢好所有的关系才行。」杨百川拉着她的手,漫步在夕阳下的槟榔园。

「一分子?」李茜茜觉得他有企图。

「对!你嫁给我以后,我就是奶奶的孙女婿、爸妈的半子,尚智、尚仁、尚勇的姐夫,你的老公。」

呵!想得美。李茜茜朝他皱皱鼻子:「我有答应要嫁给你吗?」抽回自己的手,李茜茜跳上屋前榕树下的木板凳坐着,两只脚在空中晃呀晃的。

「茜茜。」杨百川在她身边坐下,拉着她的手包握在掌心中。「告诉我,是甚么原因让你不愿意嫁给我?」

「我说过了,我还年轻,今年才二十五岁而已,人家不想那么早嫁啦。」

「可是我不年轻了,我想要有个冢了。」

「我们现在这样已经跟一般夫妻没两样啦!」都已经住在一起了,祇差那一张证书而已,不是吗?

「对呀!既然我们已经住在一起一年了,跟一般夫妻没两样,那你为甚么坚持不跟我正式举行个婚礼呢?」一日不娶她进门,他就一日不安心,随时担心别的男人对她的覬覦。

「甚么?」此刻他们两身后出现一个人。「你们已经住在一起一年了?」李奶奶拄着枴杖来到两人面前。

「奶……奶,你怎么会来这?」李茜茜跳了下来,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还好我刚好出来,不然你们同居的事不知道要瞒多久!」李奶奶一脸怒容:「说!这小子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这……这……」李茜茜低着头苦思藉口。

杨百川看见此景,想起李尚勇的建议,決定把握这个机会。他走上前来,搂着李茜茜的肩,一脸无奈地告诉李奶奶:「是真的,奶奶,我们同居一年了,也被茜茜睡过了,她却不肯嫁给我。唉!谁来替我作主啊?」

「甚么?丫头,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枴杖重重地击在地上,扬起一抹小小的土尘。

「奶奶,您别生气啊!」李茜茜在杨百川腰间用力捏了一把,狠狠地瞪他一眼。

「对呀!奶奶,您别气。我委屈一点没关系,您不用勉强茜茜为我负责。」他咬着牙,忍着腰间的疼痛。为了抱得美人归,杨百川冒着全身瘀青的危险继续火上加油。

「杨百川,你少说两句行不行?」李茜茜一脚踩在他脚上,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

「住口!」李奶奶指着李茜茜:「你乖乖给我嫁过去!」再指向杨百川:「马上选日子来下聘,愈快愈好!」

「奶奶,我不——」

「你还敢说不!想把李家的脸丟光吗?」严厉的目光成功地教李茜茜闭嘴,她再次看向杨百川道:「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奶奶。」杨百川得意地笑咧了嘴。

再次看了李茜茜一眼,李奶奶不悦地转头离怯,嘴里还喃喃唸着:「反了、反了!社会怎么变成这样……」

看着奶奶离去,李茜茜抓起杨百川的右手,在他手臂上咬了下。

「啊!」杨百川叫了一声,抽回自己的手,但是一列齿痕已经印上去了。他不解地看着李茜茜,赫然发现她怒目含泪、唇瓣咬得发白的俏脸。

「茜茜,你这是干甚么?」他企图用手板开她牙齿,无奈她紧咬不放,还愈咬愈紧,血丝已微微沁出,泪也滑了下来。

看到这幅景象,杨百川的心涼了半截。她真的这么不愿意嫁给他吗?都已经是他的人了,到底是为甚么?难道她不爱他?

「茜茜,别这样,我会心疼的。」他让她坐了下来。「你真的不愿意嫁我,是因为你不爱我吗?」用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如果你真的不爱我,我不勉强你。」他绝望地说。

又见李茜茜仍是怒视着他,牙齿已经松开了,对他摇摇头,但仍不开口。

「不是不爱我,那给我理由。」见她已不再伤害自己,他松了一口气,伸手轻抚她留有齿痕的唇瓣。

「侯门一入深似海,我不要当一只笼里的小鸟。」她终于开口了,也说出她的心结。

「傻瓜!」他将她搂进怀里。「我家又不是大家族,没有人会束縛住你的,你依然是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原来她担心的是这个。

「真的?嫁给你以后,我一样可以到处玩?」

「当然,最好是连我一起带着。」

「我能继续工作?」

「行。」

「我不冠夫姓,要做永远的李小姐。」

「可以。」

「三十岁以前不生小孩」

「没问题。」

「……」

「还有甚么问题吗?」见她没有答话,他继续游说:「你担心的这些都不是问题,祇要你开口,我都依你。相信我,嫁给我你的生活不会有大大改变的,祇会多一个爱你的老公。我杨百川平时祇是发号施令,从不求人……」

李茜茜定定地看着地,这样一个人中龙凤的好男人,多少女人巴望当他的新娘,而他却祇钟情于她。她何其有幸能得到他如此深情相对,是该满足了,再不知足,可能会遭天谴哦!

「好吧!」看他费尽心思找理由说服她的样子,李茜茜觉得好笑。在公司几时见他低声下气过?

「我不求人,但祇有对你。唉!看我这么狼狈,要是……甚么?你刚刚说甚么?」他兴奋地握住她双肩:「你答应了是不是?」

「嗯。」她伸手圈住他颈项,对他甜甜一笑:「嫁给你,好像也没甚么不好嘛!」

历经千万辛苦,终于盼得开花结果;惊喜之余,他不相信好运已来到。杨百川一时之间呆愣地看着眼前的佳人,无法说出话来,祇是优傻地笑着。

「怎么了?你反悔了?」他的反应好奇怪。

「喔!不!不!」一句话拉回了他的神志。「我太高兴了,一时吓到了。茜茜,你说话要算话,不能骗我哦!」他再次寻求她的保证。

「放心。」她勾下他颈子,在他唇上轻啄一下。「告诉你一件事,我发现一个秘密哦!」

「哦?」

「附耳过来。」

杨百川俯下身,将耳朵湊过去。

李茜茜在他耳边轻轻道出:「我——爱——你。」

杨百川再度被电流击中,祇是这次回神得快了一点,拦腰就搂起她。

「该罰,让我等了这么久才说。」他俯下身,热切地吻住她,久久不肯离开。

不远的角落里,躲着六个人。

「小宝,他们这样太丟人了,去叫他们分开。」

「奶奶,年轻人谈恋爱就是这样,别古板了。」

「是啊!妈,丫头终于点头了,你也可以安心了。」

「哼!拖了一年才让我知道,我没打她就不错了。」

「不行哦!你打姐姐,姐夫会心疼的。」

「对呀!尚勇说的对,不过是不是该叫他们进来吃饭了呢?」

「不要吧,二哥。你忍心破坏这美丽的画面吗?」

「再让他们多处一些时候吧。妈,我们先进去。」

夜空下,除了阵阵的虫呜外,祇有相爱的两人互诉心中的爱语……

宝马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