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王京玲 > 《幸好搭错车》
返回书目

《幸好搭错车》

第九章

作者:王京玲

自由的感觉真好。李茜茜第一天下班后,买了一袋炸鸡回家慰劳自己;第二天下班后,跑去西门町闲晃,吃了两支冰淇淋后才满意地回家;第三天买了自己最爱的排骨鸡口味的泡面大快朵頤。

虽然没人管她吃、没人限制她玩,她应该很快乐才是;但是每当晚上独自一人欣赏电视剧时,她便会不时地看看身旁空荡荡的沙发。以往有他的陪伴,她总是懒洋洋地任他搂在怀中欣赏节目;如今,没有他的陪伴,她突然觉得好孤单,室內的温度又骤然降低了不少。

伸手摸着沙发,李茜茜突然觉得好想他,想他的人、他的笑、他的怒、他的温柔……唉!她又叹气了,整个人顺势趴躺在沙发上,眼睛直盯着电话看。

响呀!为甚么不响呢?

每晚,他都会拨通电话给她,询问她一些生活上的琐事;虽然无聊,却也显示出他的关心。他是否也打电话给他其他的红颜呢?

想到此,李茜茜觉得心头不知怎么地湧上一股酸酸的味道,好呛人啊!翻个身,索性在沙发上做起韻律操来了。有事做就不会胡思乱想,李茜茜如是认为。杨百川条件好,红粉知己满天下,这是众所皆知的,她何须在意?況且,她又有甚么资格在意?她不过是他花钱买下的女人,一个供他生理需要的女人﹝虽然至今她尚未执行过﹞。所以对于他的一切,她是不能管,也不能问,他们之间祇有交易关系。

明明不想胡思乱想的,偏又东想西想地「想」了一堆,好烦!坐起身来,连韻律操也不做了,继续看她的电视,有东西分散注意力也是不错的方法。李茜茜很快地融入电视剧的剧情中,将烦脑的事一股拋开。

正当她为电视剧內女主角痛削坏人一顿而拍手叫好时,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李茜茜直觉地接起电话就嚷:「喂!我正在看电视连续剧!」她以为是杨百川打来的。

「请问……」电话那头传来女人的声音。「杨百川杨先生在吗?」

女人打来的?找他的?

「对不起,他不在。请问你是……」李茜茜好奇想知道是谁找杨百川。

「我是朱莉,你是他请的慵人吧?告诉我,他去哪了?」朱莉霸气地命令着。除了杨百川,她对其他人均是一副高傲的倔样。

「对不起,他出差去了。」有心与朱莉作对似的,李茜茜又补上一句:「我不是他请的佣人,我是他买的女人。」

「你……你住在他那?」朱莉不敢相信,她几次要求前往他的住所都被他拒绝了,他却让另一个女人住在他那!

「恭喜你答对了!」哼,看你还跩不跩!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但听得到几次深呼吸的声音,显然朱莉此刻的脸铁定很难看,她正努力地压抑自己即将失控的情绪。

「你跟他同居?多久了?」自己不是杨百川的专宠,朱莉的骄傲让她丟不起这个脸。不,她不会输的,知己知彼,她才能百战百胜。

「够久了。朱小姐,你我也算『同事』,希望以后能和睦相处。」

「作梦!百川是因为这阵子我拍戏忙,没能好好陪他,他才勉为其难找你递补,别以为你能取代我的位置。我跟他在一起快半年了,没有一个女人能在他身边待超过三个月,祇有我。所以他爱的是我,你祇是他无聊时打发时间的玩物!」朱莉几乎是用吼的。

李茜茜把电话拿开了一段距离,才得以不让自己的耳朵被震聾。呼!想不到电视上的青春玉女,私底下泼妇骂街起来还挺吓人的。李茜茜不得不佩服他们为了形象的包装手法,太厉害了,硬是能让青蛙变王子。

「是是是!你是正宫娘娘,位居后宫之首,地位无人可比。」甚么人都能惹,就是不能惹母老虎。

「哼!明白就好。识相的话就自己自动离开,免得他届时赶人,你面子也挂不祝」剷除异己是她首要之务。

「我会记住你的话的。不过你自己也记得这一点比较好,难保你没有失宠的一天。」

「你……」

不等她发飙,李茜茜立刻挂上电话,以保自己的耳朵还能正常运作,不被魔音摧残。但是望着电话,她又想起了朱莉的话。

会吗?杨百川爱的是朱莉,很难否认不是吗?朱莉的确打破了杨百川不与同一个女人在一起三个月以上的惯例,这是不争的事实,谁也没办法否认。

就算杨百川真的爱朱莉又如何?或许他会因此提早与她解约,她便自由了不是?这对她来说是好事,怎么她却没一丝喜悦呢?反倒是一股强烈的失落感攻占心头,不捨的心让她开始担心真有离开他的一天。

她是他买来的玩物,不该有这种心情的;朱莉这样形容她,但也是事实。既是玩物,总有失了新鲜的一天;到了那一天,她能不能如一开始的心情般快乐地与他说拜拜?她不是一直期盼他尽早开除她吗?

好复杂、好矛盾,也好——烦。此刻她真的好怀念他那温柔却不失有力的怀抱,好像祇要躲进那个怀抱,一切困难都没了,所有烦恼也消失无踪;留下的便是安全感与……幸福感,是的,就是幸福感。

果真是失去了才知要珍惜,平时还对他的行为举止略有微辞,如今却渴望他的拥抱。每晚当他在电话中问及是否想他时,她总是嘴硬地否认;现在换个立场想,如果她从他口中得知他一点也不想她时,心里是作何感想?何況又是在自己十分想念他之时,她一定会很难过的。那么,他是否也会感到难过?

就在她陷入思考之际,电话铃声再度扬起──

「喂?」

「茜茜,怎么了?声音听起来没甚么精神,吃过饭没?」电话那头传来杨百川关心的声音。

「吃过了。」终于听到思念的人的声音了,李茜茜心里莫名的感动,竟有股想哭的冲动。

「不对劲,发生甚么事了吗?」听出她语调的异常,杨百川的关切更是明显,一颗心悬得半天高。

「没事。」停顿了一下,李茜茜又说:「刚刚朱莉打电话来找你。」她觉得有必要让他知道。如果他真的爱朱莉,那她就更应该让他知道,以免坏了人家的姻缘。

「她?她跟你说了甚么?」是不是朱莉说话伤了她了?

唉!人家果真是相爱的,看他一听到朱莉的名字就紧张成那样。李茜茜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一颗心悄悄往下沉,连带的声音也往下沉。

「她说她很爱你,你也爱她;她是你唯一的选择,你是她今生不变的目标。放心,她想死你了。」口气中的酸味浓得令杨百川喜悦。

「那你呢?」

「啊?甚么?」

「你想不想我?」

「……」反常的,她这次没有立刻否认,顿了一下才开口:「甚么时候回来?」算是另一种方式的承认。

杨百川岂会听不出来,他的苦心总算有了一点点的回应了。她会想他,真的会想他,那表示她的心里有他!

李茜茜看不到他此刻眉开眼笑的表情,以为他的沉默表示他不高兴她的多事。

「我是替朱莉问的。」赶快替自己找台阶下。「不想告诉我,你就直接告诉她。」

「茜茜,我跟朱莉已经结束了,那些话是她自己一廂情愿,不是我的意思。」

「喔!」跟她说这些做甚么,她又没问他。

没良心的男人,玩完了就甩,看来自己的下场也差不多如此了,李茜茜此时竟有点同情朱莉。但是听到杨百川的话,心里却也有一丝喜悦,因为他不爱朱莉;但,那又如何?难道说,他会爱她?直觉地摇摇头不可能。

「再两天我就回去了,要乖哦!」

李茜茜挂上电话后,已没有心情再看电视了。心情烦闷时,最好的方法就是——睡觉。

一觉醒来,并没有让李茜茜的心情好转多少,因为此刻的她正两眼无神地盯着电脑萤幕,两手不在鍵盘上,却是撑在自己的下巴上。

「唉!」她又叹了一口气,这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叹气了。也因为她反常的行动,招来杨秀玲的关心。

「茜茜,怎么啦?」杨秀玲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她身旁。

「秀玲姐,我生病了。」李茜茜看见杨秀玲,整个人住她肩膊靠去。

「生病?有没有去看医生?」杨秀玲立刻伸手探向她额头——还好,没发烧。

「不是这种病,是神经玻」李茜茜拉下杨秀玲的手,有气无力地回答。

「神经病?」杨秀玲笑了出来。还能开玩笑,表示她没事,拍拍她脸颊:「怎么回事?」难不成又跟林秋英对上了?

「秀玲姐,你会不会想念一个你讨厌的人?」

「既然是讨厌的人,想忘都来不及了,何況是想念?」

「所以我说我有神经病吧。」李茜茜的肩垂了下来。

「你想念你讨厌的人?」

李茜茜连答话的力气都没了,祇是微微地点头。

「告诉我怎么一回事好吗?」她很有兴趣知道,说不定……

「他平常就爱管我,又很霸道,常自作主张替我決定事情,脸皮厚、又很跩,不准我吃泡面、不准我跟别的男生说笑,好专制。」说起杨百川的缺点,她精神就来,一口气提出「李六条」,表情是「还不止如此」的模样。

「哇!好差劲的人。男的?」

「嗯。」

「谁?」

「我——房东。」不,应该说是房客,因为房子是她的。

「房东?既然他像你说的这么差劲,为甚么你还会想他?」杨秀玲觉得事情愈来愈耐人寻味了。

「我也觉得奇怪啊,像他那种『土番』,我应该是很受不了才是。可是他不在的这几天,我反而觉得好无聊、好孤单,很想念他在身边嘮叨的时候。」停了一下,她继续道:「还有,他……他女朋友打电话来找他时,我……我会……不高兴。」她愈说愈小声,最后一句几乎听不到,不过杨秀玲倒是全部收入耳內了。

好啦!真相大白了!

「茜茜,想不到你恋爱了。」杨秀玲语出惊人。

「啊?恋爱?跟谁?」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那个你讨厌的人啊!」杨秀玲揉揉她秀发。「其实一开始他的霸道或许令你排斥,可是不可否认的,他是出于爱护你的心吧。时间久了,你已经习惯他的关心,也接受了他,所以才会在他不在身边时觉得若有所失,因此而想念起他来,我说的对不对?」

很遗憾,李茜茜必须承认她说的没错。

「这么说,我是喜欢上他喽!」好惨!没有明天的未来。

「或许……是爱上他了吧!」杨秀玲再丟下一枚炸弹。

***

杨秀玲那颗炸弹的威力非同小可,致使李茜茜一整个下午都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直到接近中午时接到一通电话,才恢复了精神。

「喂,茜茜是吗?」电话是吳浩伟打来的。

「伟哥,你找我有事?」他今天没上班吗?

「今天忙不忙?下午能不能请假?」

「出了甚么事?是彬彬吗?」李茜茜脑海闪过一丝紧张。

「别急,没事!祇是想问你要不要陪我们去选喜饼及婚纱,她说你点子多。」吳浩伟有点靦靦地开口。

「原来如此,吓了我一跳!」李茜茜心想,反正今天心烦,工作效率又差,出去走走或许会好一点。「好吧。我去哪跟你们会合?」

「国宾饭店。」

就这样,李茜茜下午匆匆请了假,跟随蓝彬华及吳浩伟一起选喜饼、试婚纱,忙得将原本的烦恼一股拋开。走了一个下午,晚上回到蓝彬华住的地方时,李茜茜早已累瘫在沙发上了。

「好累喔!结个婚还真辛苦。」李茜茜灌了一杯水。「以后我不结婚了。」

「说甚么傻话!」蓝彬华瞋了她一眼。「今天就住这吧,我们也好久没见面了。」她好怀念以往两人相伴的日子。

「也好。」反正这段时间祇有她一个人在家,挺寂寞的。

「那茜茜今晚就留下来陪彬彬了,明天我来載你去上班。」吳浩伟体帖地交代,让她们可以早点休息。

送走吳浩伟后,两人梳洗完毕,此刻已双双窝在床上了。虽然累了一个下午,可是此时两人均无睡意,有的祇是满肚子的话想向对方倾吐。

「茜茜,本来想跟你一起披婚纱的。」蓝彬华拉住李茜茜的手。这是她跟李茜茜认识以来,心里一直存有的愿望,希望两人能在同一天出閤。

「还是不要的好。万一我一直没人要,岂不是误了你跟伟哥,那我不就罪该万死了?」她夸张地吐吐舌。

「才不会!你一定会有一个疼你、爱你的男人守护你一辈子的。」

「是吗?」不期然地想到杨百川那张俊脸。怎么会想到他?神经!晚上也会作白日梦吗?

「一定是的。茜茜?」

「嗯?」

「你答应当我的伴娘,我好高兴。」

「甚么话!你不开口,我也会死缠着你让我当伴娘的。」

「可惜伴郎不是你的意中人,但说不定会因此促成你的好事也不一定。」伴郎是吳浩伟军中的同袍。

「哦?如果真是这样,事成之后,必有重赏。」

「此话当真?」

「一字不假。」

哈哈哈!

一串串如银铃般的笑声不断传来,两个女人就这样嬉嬉闹闹到天之将白才酣然入梦。当然,多话的结果是——两个人在第二天各带着一对熊猫眼去上班。

而李茜茜并不知道因为她的一夜未归,一场风暴正朝她袭来……

***

帅气拉风的电单车在宏扬大楼前停下,吳浩伟拍拍紧抱在他腰间的小手:「小懒虫,下车啦!」

原来是希望能让她稍为清醒一点才用电单车載她,想不到这个懈觉宗」竟也能趴在他背上睡得安安稳稳,佩服、佩服!

「喔。」李茜茜睁开惺忪的双眼,顛顛簸簸地下车。

吳浩伟替她拿下安全帽,拍拍她脸颊:「好了,该清醒了。 公司在你正后方,上班去吧。」

李茜茜还没开口说话,一只大掌硬将她拉退了几步。她抬头一看,竟是杨百川他不是还有一天才回来吗?而且还臭着一张脸,发生甚么事了吗?李茜茜满腹疑问急欲瞭解,但是吳浩伟的问题问得更快。

「茜茜,这位是?」吳浩伟对眼前这位气宇不凡的男子十分好奇。看他占有性地将李茜茜护在身后,又对自己表现出强烈的敌意,他该不会是……

「喔,他是我——」从杨百川身后探出头的李茜茜打算将杨百川介绍给吳浩伟认识,但是要怎么介绍呢?

「男朋友。」杨百川替她接话。

「对,男朋友!」甚么时候的事?李茜茜惊愕地抬头看向满脸怒意的杨百川,他也正阴鶩地看着她的反应。

「喔,你好。我是吳浩伟,茜茜的……」没听吳浩伟说完,杨百川早已拉着李茜茜离开了。

看来他是误会了!吳浩伟摇摇头,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心想,茜茜这个男朋友挺不错的,就是醋劲大了些,想来她可要花一番工夫解释了。

***

李茜茜被杨百川押回公寓里,将她丟入沙发內,粗鲁的举动惹来她的抗议:「喂!你很没品啊!对女生这么粗鲁!」她气嘟了嘴。

「他是谁?」杨百川的口气森冷,因为他认得那个男的,他是上次和她一起从酒廊出来的人。

「他?我同学啊!」说到这,李茜茜又想起另一件事:「你刚刚很差劲呢!人家跟你握手,你竟然理都不理,很不给我面子哦!」

「面子?」杨百川不善地走过来坐在她对面,眼睛危险地瞇了起来。「你昨天下午去找他?」

「咦!你怎么知道?」好厉害!李茜茜咋舌。

怎么知道?

杨百川昨天下午打电话到公司找她,想告诉她他事情已处理得差不多,可以提前一天回去;但接电话的不是她,而是她同事。同事说她接了一通男生打来的电话后,下午就请假外出了。

杨百川一听有男人打电话约她,心里已经很不是滋味了;岂料拨了一个晚上的电话,她都没回去。他的心开始揪紧,一方面担心她出事,一方面又怀疑她是不是在别的男人怀里?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杨百川內心的怀疑因子逐渐扩大。他认定此刻的她一定正跟那个男人在快活,一把妒火烧出他的怒与惧;怒的是她趁他不在的时候偷腥,惧的是害怕她因此离开他,与别的男人跑了。不,不可以,他不能失去她。强烈的恐惧如潮水般湧来,杨百川无法再等下去了,于是搭着最后一班夜车,火速奔回。在公寓里久候她未归,清晨天刚亮,他便赶至公司楼下等她,希望见她平安出现。

终于等到她出现,却也看见令他失去思考能力的一幕——她竟然抱着那个男人!他们亲密的模样让他祇想抢回她。

「你昨晚没有回来?」他继续问。

「哇!你都知道啊!咦?难道你昨天就回来了?」看着他满眼的血丝及新生的鬍茬,该不会是连夜赶回来的?「坐夜车回来的?」

「嗯。」

「原来是睡眠不足,难怪火气这么大!」李茜茜恍然大悟,起身伸个懒腰:「也好,反正我昨晚也没睡好,今天我们两个都请假好了。」

「你昨晚睡哪?」杨百川起身抓住她手臂。

「当然是跟我同学啊!」

「同学?他?」

「对呀!你不是见过『她』吗?」上次搬家时,他见过蓝彬华一次不是吗?难道他忘了?

很不幸的是,杨百川却认为是今天早上见到的「他」——吳浩伟。哼!同学,原来他们把这种关系叫「同学」。是啊,「同」在床上「学」嘛!

「整晚都在一起?」他的口气逐渐冰冷。

「当然,这么久没见面了,好想『她』哦!我们闹到三、四点才睡,真累!」她又打了一个呵欠。「好啦,我要去睡了。」她想抽回被握住的手。

「累?」杨百川非但没放手,反而加重力道。

「喂!你干甚么?很痛啊!」

「痛?当你跟别的男人在快活时,有没有想到我的心也会痛?」杨百川两眼喷火,额上青筋若隐若现。

「你在说甚么?甚么跟男人快活?」李茜茜挣扎着要抽回手,一张脸因疼而皱在一起。

「嘖嘖嘖!我竟然被你唬得一楞一愣的!甚么适应期,原来是你欲擒故纵的伎两,好惹得我心痒难耐是不是?你没想到我会真的不碰你,结果你耐不住寂寞,趁我不在偷偷跑去找别的男人是不是?」杨百川到最后几乎是用吼的了。

「我没有,你误会了,伟哥不是别人……」

「够了!还叫得这么亲热,你在床上是不是也这样叫他?」杨百川已经让醋酸腐蝕他的理智了。

「我没有跟他上床,我不是……嗚……」

她的唇被他的封住了,他吻得那么狂野、那么粗暴。

李茜茜害怕地猛捶打他的背,但是他随后转为温柔的吻,令她失去了抗拒的力量,沉醉在他的温柔中。

「你这yin荡的女人!」杨百川离开她的唇,喘气道:「没有一个男人逃得过你诱人的味道。」

李茜茜还沉醉在他的温柔中,随即又被他的冷言冷语给刺伤;在她还来不及反駁时,她已经被他扛在肩上朝他房间走去。

「你干甚么?放我下来!」他手脚并用地攻击他。这样被他扛在肩上,使她的头感到不舒服。

进入房间后,杨百川将她摔在床上,一阵晕眩让李茜茜在床上趴了一会儿才坐了起来。这一坐起来,让她倒抽一口气。

「你……你要做甚么?」她边说边往床边退。

杨百川赤裸着上身朝她逼近,见她要下床,一把拉回她,将她压在身下。

「你会不知道我要做甚么?」他的身体僵硬,两眼满满的欲望告知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不……不要!你放开我!」李茜茜双手不住地捶打他强健的胸膛,恐惧一波浪袭来,逼出她满眼泪水。

「别担心,我会满足你的,让你知道捨近求远是何等不智!」他抓住她的双手,用一只手将它们固定在她头顶,另一只手则开始解她的衣服。

「杨百川!你住手!不要碰我!」她不要在他误会她的情況下跟他发生关系,她不要!

在双手被制住的情況下,她祇能扭动身体以示抗议,却不知她这样的举动更加刺激了他的反应。

「你怀疑我的能力是不是?别紧张,我会让你见识到我的实力的。」此刻的他脑海里祇有一个念头——征服她,征服这个令他渴望已久的身躯。

「啊!好痛!」一声悽厉的叫声拉回他的理智,也成功地阻止了他的动作。

这是……怎……怎么一回事?

处女?她还是个处女?

看着被他压在身体下的她,一双含泪的眼正哀求地看着他,被牙齿咬得泛白的唇瓣沁出微微血丝,一张小脸顫抖地向他摇头祈求他。

这样一幅景象,令他深感自责,他竟然这样待她!內心湧上无限怜惜,轻轻地退出她的身体,但是他的移动却又引来她的不适。

「啊!你不要动!」李茜茜皱眉,双手紧抓住他的双臂,咬着牙道:「好痛!」

杨百川不敢再动,低头吻去她的泪,吻开她紧咬的牙齿,不忍她伤了自己。感觉到身下的娇躯仍在顫抖,他俯身物住她微顫的唇,注入一口暖气给她;然后温柔地爱抚她,一遍又一遍,直到她习惯了他的存在、温柔地带领她一起进入浑然忘我的销魂世界……

***

一个翻身,杨百川蓦地惊醒,看见身旁空无一人,立刻飞奔到李茜茜房间。

没人!衣櫥里少了大半的衣服,梳粧檯上空无一物,祇有镜子用口红写了四个斗大的字──我辞职了。

她离开他了吗?抽屜里印章、存撷房契都在,这是甚么意思?她要辞掉她情妇的工作?那公司呢?!她会去吧?

愈想愈没有把握,不安的感觉一直扩大,他失去她了吗?想起早上两人的缠绵,他身上还留有她的味道,他与她是多么的契合啊!她天生就该是属于他的。不行,他无法等到明天,看向墙上的钟——七点四十,或许她会回以前住的地方。

杨百川穿好衣服,立刻开车前往李茜茜先前住的地方。她在台北除了一个弟弟唸书外,祇有一个朋友,所以她应该会回去找她。

知道杨百川会去蓝彬华那里找她,所以李茜茜不会傻到自投罗网,也因此让杨百川与蓝彬华一样震惊。

「甚么?茜茜没回来?」杨百川差点心跳停止,不置信的眼睛频频向屋內扫视;当然,他也看到吳浩伟了。「你……」

「我们早上见过的。 彬彬,请这位先生进来坐,他是茜茜的男朋友。」

「喔,请坐……呃……」

「我是杨百川。」杨百川礼貌性地自我介绍。看奢吳浩伟搂着蓝彬华,不解地问:「你们……」

「我是蓝彬华,这位是我未婚夫,我们和茜茜三个人是大学时的好友兼死黨。」蓝彬华温柔地解释,溢满幸福的笑容让杨百川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真的是茜茜的同学?」杨百川看向吳浩伟。

「今天早上你一定是误会了。怎么?茜茜没向你解释吗?」吳浩伟想起今天早上两人见面时的情景。

「对了,你要找茜茜,可是她现在不住在这,她搬去──」

「我知道,她搬到我那儿去了。」杨百川失望地打断蓝彬华的话。

「甚么?」蓝彬华与吳浩伟同时开口:「你们同居?」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杨百川知道自己误会李茜茜了,也知道一切都是造化弄人才会阴错阳差地让两人相遇、相识,原来她真的不是应召女郎。

吳浩伟与蓝彬华至此也才明白李茜茜搬出去住的真正原因,又生气、又心疼的蓝彬华已哭倒在吳浩伟怀里。

「茜茜真是的!这个玩笑也开太大了。」吳浩伟轻轻安抚爱妻,口里不忘数落李茜茜。「早劝过她跟你说实话的。」

「她有说过。」杨百川痛苦地将脸埋进双掌里。「是我不相信她。」想到他对她的伤害,他更是自责。他该相信她的,她看起来根本不像风尘女子,简直就像个无忧无虑的大孩子。他不知道自己的双眼何时变得这么没有判断力了?

「你……你不相信她……又……伤害她,那你还……还来找她做甚么?」蓝彬华抬起梨花带泪的脸质问杨百川。想起李茜茜所受的委屈,她泪掉得更兇了。

「我……我会弥补她的。」他会花一辈子的时间来呵护她的。

「怎么弥补?她现在连人都不知道在哪里?」蓝彬华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

是啊!她现在在哪呢?

宝马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