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王京玲 > 《幸好搭错车》
返回书目

《幸好搭错车》

第八章

作者:王京玲

男人会下厨煮饭在现在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但如果这个男人是包养你的男人,又是堂堂大企业的总经理,那就不得不令人张口结舌了。所以李茜茜到现在眼睛连眨也不敢貶一下,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别发呆,想白吃饭啊?快点洗菜!」杨百川围着围裙,正在料理手中的鱼。看见她尚处于呆愣状态中,好心出声拉回她不知飘到哪儿的三魂七魄。

「总经理……你……真的行?」李茜茜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吞了吞口水,困难地挤出一句话。

今天一下班,杨百川硬是要送她回来。一进门,他就脱去西装,拉着她到厨房当他的副手。

看他有模有样的身手,好像真的会一点功夫。但是他不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吗?从小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何必学做饭呢?

「绝对比你行!还有,你再不改口,我会处罰你的。」杨百川倾身靠近她,鼻尖与她的相碰,暗示了他的处罰方法。

「呃……我知道了,你赶快煮吧,我肚子好饿。」李茜茜的脸红得像关公,急急推开他,低头专心洗菜。

看她无措的样子,杨百川很是满意。原来不是祇有他会受她影响,她也会受他影响啊!很好,至少这样让他心里平衡多了。

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在他手中完成,李茜茜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实在难以相信这是杨百川在半个小时內完成的,效率之高可以媲美蓝彬华了!

「开动吧。」杨百川在她对面坐下。

「喔。」李茜茜也急着想知道他煮的东西能不能吃,说不定祇是外表唬人而已。想到这,她忽然停下正要夹菜的动作,起身就要回房。

「怎么了?」杨百川关心地问。「我先去吃一颗胃药。」她得事先防范。

「放心吧,我的厨艺还不错,不会害你吃坏肚子的。」将她押回座位上,把碗、筷再次塞回她手里。

「真的?以前我们班上有个男同学煮饭请我们吃,害我的胃整整痛了一个礼拜。你确定不会历史重演?」她毫不客气地把怀疑与不信表露在脸上,毕竟生命诚可贵,健康价更高啊!

「不要用那种眼神污辱我的手艺,打个赌,你会一口接一口。」他夹了一块糖醋雪鱼给她。「试试看。」

好吃!真好吃!

李茜茜又夹了一块,再夹了一块,真的好吃!然后每道某都试了一下,哇噢!跟彬彬有得拼峨!

「如何?」

「嗯,好吃!」李茜茜满口食物,说起话来模模糊糊的。

「慢慢吃,没人跟你抢。」杨百川温柔地看着她。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令他也食欲大增;她捧场的吃相是他最大的成就感。

「总——呃……你怎么会煮饭?谁教你的?」

「你在问谁呀?」杨百川故意刁难。奇怪?叫他的名字有这么困难吗?

「当然是问你啊!」难道是在问「好兄弟」吗?

「我?可是我没听见你叫我。」

李茜茜看了他一眼,忽然露出笑容。「百川、川哥、阿川、小川川……」这样行了吧?膩死你!

「原来这些都是你对我的暱称啊!好,我喜欢。」杨百川实在喜欢逗她,因为,常会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恶心的人,鸡皮疙瘩都掉满地了,李茜茜在心里直做鬼脸。「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是无师自通。在美国唸书时,因为吃不惯国外的饮食,所以干脆自己下厨。买了一堆食谱回来研究,久而久之,手艺也进步了。回国后,大多时间是自己一个人住,所以自己煮饭的习惯也就一直持续下来了。」

「哇!好难得。」李茜茜不得不佩服,因为她来台北五、六年了,还是祇会煎荷包蛋。「这种好习惯要继续保持,别荒废了。」想了一下,又补充一句:「我也要加油。」

「加油?你要学烹飪吗?」看来不像。

「不,我要努力寻找会烧饭、洗衣、做家事的新好男人当老公。」她的择偶标准还真与众不同。

「这三件事我好像都会。」

「哈哈,可惜你不行。」

「为甚么?」

「我还有一个但书,我希望对方必须是忠厚老实型的人。」她又扒了两口饭。「您这位桃花岛岛主一到春天就犯桃花,所以你不合格。」

「每个人偶尔会有桃花运不是吗?何況你刚才不是说我祇有春天才会犯桃花,其它时候应该不会吧。」他何时变成桃花岛岛主的?

「很抱歉,我必须提醒你,你所处的环境是——嘻!恒春!」

***

李茜茜刚洗完澡,一头湿发懒得吹干,此刻正窝在沙发上专注地看着电视上的肥皂剧。

杨百川从书房看完文件后也来到客厅,见到她又是一头湿发,剑眉不悦地扬高,拿了一把吹风机来到她身边。「过来!」

李茜茜看了他一眼,没说甚么,祇是乖乖地爬到他身旁,让他替她把头发吹干,顺便梳理。这已经是杨百川近来的例行工作之一了,没有原因,祇因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照顾她的感觉。

「汤瑪斯今天有来找你?」自从上次他要她少跟汤瑪斯在一起后,她已很少再与他一起吃饭了,但今天他又听刘经理提到汤瑪斯有来拜訪她。

「嗯,他说他要去德国了。」口气里有一丝丝的失望。

「你很失望?」杨百川的动作停了一下。

「是有一点啦,难得交了一个外国朋友。」

「朋友?你和他祇是朋友?」

「对啊,祇是朋友啊!真不晓得公司里那些人是怎么搞的,硬是要说我们在交往。」李茜茜一想到就气!

杨百川不再问了,因为她的答案而满意地笑了。原来她并不是在跟汤瑪斯交往,他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想到这,他又心安了不少。

吹整好她的头发,杨百川顺势搂她入怀,在她发间印下一吻,吸闻她的发香。搂着她的感觉很好,令他满足,也令他心安。

李茜茜也喜欢待在他怀里。刚开始时,她以为他搂她是别有企图,因此总是不甚放心地被他搂着;但是一段时间下来,发现他除了会亲亲她外,没有其它不軌的举动,也就能安心地待在他怀里了。反正这是她情妇的工作之一(他说的),而且他的怀抱很舒服,待久了也会上癮。

「川,你这一个月来怎么每天都住在这儿啊?一般的情妇不是久久才会盼到情夫来住个一、两天吗?」电视上不都是这样演的吗?

「怎么?你不喜欢我来?」他又亲亲她粉颊。

「是不讨厌啦。祇是这样一来,岂不冷落了你的其他宠妾?」他应该不止她一个情妇才对。

「你现在得宠啊!」他的脸埋在她颈间磨蹭着。

「你这样的专宠,会不会害我出去被人家暗算啊?」她知道女人吃起醋来是很恐怖的,甚么事都做得出来。

「怎么?难道你希望被打入冷宫?」她的嘴为甚么喋喋不休?杨百川将她的身子板向他,低头吻了她。

「至少那样比较没有生命危险。」被他吻得差点喘不过气来,李茜茜虚弱地开口。

杨百川被她的话逗得仰头大笑。「放心,没人敢动你的,小傻瓜!」他搂紧了她,继续往她的脖子进攻。

看来他的心情似乎不错,不如趁此机会向他说明一切,告诉他一切都是她恶作剧骗他的。他这时候心情好,应该不会生太大的气吧!

「川,呃……我跟你说……」哎呀!好痒。

他在她颈上印下密密麻麻的细物,还愈吻愈下去,手也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移。

李茜茜的心不住地狂跳,呼吸也渐渐急促……

他在对她做甚么?不识人事的她,开始紧张了,一双手忙着推拒他的进攻。

「川,不可以,你要给我适应期的……」李茜茜轻喘着气。她感到一股燥热自体內窜出,这种陌生的感觉令她不知所措,祇能无助地抓着他的头发。

杨百川根本听不进她说的话,他的欲望已被挑起,搂着她柔软的娇躯,一波波原始的冲动像潮水般湧来,此刻的他祇想要她。

他的手滑进她衣內,在她身上来回轻抚,一遍又一遍。他的唇也来到她坚挺的蓓蕾,恣意地亲吻、吸吮。他的动作引来她细微的申吟,对他无疑是一种无形的鼓励,令他更加投入。

「铃……铃……」

就在两人忘我之际,一声电话铃声划破寂静,解开魔咒。

李茜茜首先回神,立刻推开他,将自己缩在沙发一角。

杨百川站起身,轻咳了一下,掩饰他们之间的尴尬。

「电话。」李茜茜提醒他。

「喔。」杨百川这才想起电话还在响,勿勿回书房接电话。

「喂!杨百川!」对于这通打来「坏事」的电话,杨百川忍不住遷怒,连带地口气也不善。

「川,我是朱莉。」电话那头却传来朱莉娇滴滴的声音。

「朱莉?」杨百川有点讶异,因为他已经好久没想起这个人了,几乎……快忘了。「找我有事?」

「你……好久没来找我了。」朱莉细声轻责,口气十分委屈。

「我最近比较忙。」忙着照顾另一个女人。

「明天是我生日,想请你陪我过,好吗?」朱莉小心问着。对于这个男人,她是又爱又怕。

沉默了一会儿,杨百川決定赴约,毕竟她也陪过他一段时光,好聚好散是他的游戏规则。

「好。时间跟地点呢?」

「你答应了?」朱莉的声音很兴奋。「明晚七点,你来接我。」

「好,就这样了。」

杨百川与朱莉通完电话再度回到客厅时,李茜茜已经缩在沙发上睡着了。看着她脸上余晕未消,杨百川想起刚才那一幕——他怎么会失控的?

在她面前,他的情绪永远无法如他所愿;但是他向来自豪于对自己欲望的控制,是以他的性生活并不糜烂,他的性对象也是刻意篩选的,那么刚才又是怎么回事呢?她对他的吸引力真有那么大吗?大到令他无法自拔?

不对,一定是他一个月来没有性生活的关系,生理上无法适时得到舒解才会一时冲动,与对象无关。对,一定是这样。明晚与朱莉见面,她的热情一定能满足他这段时间来的不足;到时,他就不会再渴望她了。

轻轻地将她抱到房间,替她拉好被子后,杨百川花了好大的意志力让自己离开她房间;关门时,顺手将门上锁。因为他怕——怕自己半夜失控闯入她房间。

***

杨百川说他今晚不会回来,因此李茜茜又可以吃那久违的泡面了。当初那些泡面全被杨百川丟了;还好她偷偷藏了几包下来,以备不时之需;如今果真是派上用场了。

晚饭过后,她拨电话给蓝彬华,与她闲聊这段时间来的趣事。前一阵子杨百川陪她,她几乎没再打电话给蓝彬华了,倒是蓝彬华每隔两、三天便来一通电话询问她的近況。相较之下,自己实在现实了一点,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了。

两个女人真要聊起来,电话烧坏了也怕聊不完,更何況蓝彬华还告诉李茜茜——吳浩伟已经向她求婚了。

这天大的消息怎不教李茜茜兴奋呢?所以她抓着电话不放,频频追问吳浩伟求婚的方法、內容等等。直到晚上十一点,蓝彬华以明天还要上班为由,拒绝与她再聊,李茜茜才依依不捨地挂上电话,乖乖上床睡觉。

李茜茜在睡梦中,隐约感觉到有人在她身边看着她,还轻抚着她脸颊;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赫然看见杨百川坐在床沿俯视着她。

「川?你不是说今晚不回来吗?」李茜茜现在已经很自然地喊他的名字了,不过对于他此时的出现,她依然吓了一跳。

杨百川不语,祇是用手轻抚着她脸颊、眉、鼻、唇,最后叹了口气,俯下身深吻住她。

不一样!感觉完全不一样

跟朱莉相吻时,没有这样欲罢不能。面对朱莉热情的挑逗,他却——无动于衷,体內的欲望没有丝毫被挑起。他不是很久没发洩了吗?如今竟然没有半点反应?难道是因为昨晚没能「得逞」而导致他「不行」了?

脑海中再度浮现她的倩影……杨百川再次拋下朱莉,飞奔回来;看见熟睡中的她,心里悸动了下。当他的手碰触到她时,他的身体又像是活了起来,每个细胞都在期待。

「哦!」杨百川在自己尚未失控时发出一声申吟。离开了她的唇,人已趴躺在李茜茜身侧;心跳声如雷鼓,不知是他的还是她的?

李茜茜的呼吸困难,大口大口地吸气。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把门窗关死了,不然怎么缺氧得如此严重,连她身旁的杨百川也呼吸不顺?

由她耳畔传来他浓重的呼吸声,让李茜茜的心跳又乱了,连体温也悄悄上升。她想,此刻的她脸一定红得像熟透的番茄。都怪他啦!没事突然跑回来,见面就给她一个热辣辣的长吻,才会造成她生理的失序。

「茜茜。」感受到他呼吸渐趋平稳时,他轻声唤她。

「嗯。」她没有移动身体,两人保持原姿势对话。

「一定要……三个月吗?」他恐怕忍不下去了。

「啊?」

「我是说……你的适应期。」他在她耳边轻喃。

「那……那个……呃……对啦!」原来他想要跟她「那个」。李茜茜好不容易才恢复的脸色,倏地又红了。

她根本不知道「那件事」该怎么做。 国中时,健康教育老师也跳过那部分不教,现在真正面临时,才一个头两个大。她原本是打算利用拖延战术,好找时间去找资料。无论是买书来看,或是看A片都行;可是偏偏杨百川天天在家陪她,害她没机会一探究竟。

「为甚么?」他的声音隐藏着压抑。

「因为……因为我……我想休息一阵子。」这个理由能不能蒙骗得过他?

「已经一个月了,还不够?」

「当然不够!你……你可以找别人啊!」对呀,他不是红颜满天下吗?何苦巴着她不放呢?

「你是我的女人。」他宣告他的所有权。

「你也有其他女人吧?」奇怪?他又是受了甚么刺激吗?怎么今天又闹彆扭了?李茜茜斜眼睨他,却祇看到黑黑的头发。

「我祇要你!」他低喊了出来。

在这一刻,他明白了。从一开始他就受到她的吸引,虽然是因为她特殊的「前科」才注意到她,但是之后他的眼光便不自觉地追随着她。他喜欢看到她,不论她的喜、怒、哀、乐,他都爱看。但是她刻意的躲避,令他介怀;她与别人﹝即使是女人﹞说笑,他便嫉妒那些人,因为她几乎很少对他笑。后来,得知她有可能被别的男人搂在怀里亲热,他便有杀人的冲动。

因此,他不计一切地将她納为己有,以为祇要不让她接触其他男人就可以了;谁知,这一切都是他一次又一次骗自己的藉口。

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这么大的占有欲,大到想将她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而这些都祇宣告了一个事实——

是的,他爱上她了,无法自拔地爱上一个应召女郎。

哦!老天爷为甚么要对他开这种玩笑?一向自负的他,竟爱上一个他向来鄙视的女人。他如何承认,如何教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而她呢?她对他又是甚么样的看法呢?

一个老板?包养她的男人?恩客?还是……她也有一点点喜欢他?又或者,她根本就厌恶他,因为他强迫她当他的情妇?

如果她也爱他,那么他是否能接受她?不考虑她以往的种种,将她納入他的羽翼下好好疼爱?抑或是带她远离这个环境,到一个没有人知道她过往的地方,两人重新生活?或许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但是,如果她不爱他呢?他能承受他爱上一个应召女郎,而应召女郎反而不爱他的双重打击吗?

不,他不能。所以,他不可以贸然表态,要先得知她的心意才行。究竟要用甚么方法才能得知她的心意呢?

他得好好想一想。

「总……经理。」李茜茜被他刚刚那一句话震傻了,生怕他真的「说做就做」,鼓起勇气唤他的职衔,提醒他要说话算话,不可以言而无信。

杨百川微微起身,又吻住了她的唇。

「我说过,你叫错名字时,我会处罰的。」他坐起身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如果你不想适应期提前结束,晚上睡觉时,房间记得要上锁。」

他再一次俯身轻吻她的唇,杨百川在自己尚清醒时离开她的房间。原本他可以强要的,毕竟,她是他花钱买来的。虽说事前曾经允诺过她,但是没凭没据的,他若硬来,她能如何?

但是,他不愿意强迫她,不希望她有一丝不情愿。为甚么呢?他再一次在心底自问。

而答案很可笑地依旧是——他爱她。

***

一下公共汽车,李茜茜拔腿就往办公大楼跑,眼看这个月的全动奖金就要泡汤不说,还要「赞助」一些福利金回馈同事﹝开发部规定,迟到一分钟罰一百元了﹞。唉!此刻的她首次抱怨起自己那双虽勻称好看,却不够修长的腿了。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腿在跑时才嫌短。

这全都要怪杨百川啦!没事恐吓她晚上睡觉要锁门,害她这两天常常半夜惊醒,神经质地起来检视门是否有锁好;无法专心睡觉的结果是——早上的闹钟响声根本敲不进她耳內,所以才会接连两天上演与时间賽跑的戏码。

杨百川通常在她起床时便早已出门,祇因他一向有早到公司的习惯。与他住在一起后,他也曾试着要送她一起上班,但却被她恨恨地拒绝了;理由是——她不想因此招摇的礼遇让人快速猜测出他们之间「非常」的关系。偶尔搭他的车下班已是最大宽限了,还得偷偷摸摸的,真累!以后要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个平凡点的,交往起来才不会累人。

还好,今天起她可以安心地睡了,因为杨百川说他要到高雄出差一个星期。那么至少这一个星期她不必担心半夜会神经质地起来巡门锁了吧,也不必这样狼狈地与时间賽跑了吧。她气喘咻咻地冲进办公室,就在秒针指向十二的方向前迅速打下自己的卡──咋喳!九点整。

呼!好在,保住了全勤奖金,也省了另一笔额外的开锁。看着另一位匆匆赶至的同事,失望地望着自己卡片上的红字,李茜茜的眼光不由得飘向同事脚上的三寸高跟鞋。美丽是要付出代价的——迟到了,也无法跑快,祇有乖乖奉上「福利金」喽。感谢自己脚上那双功不可没的球鞋,虽不美丽,却很实惠,至少少花些冤枉钱。

「铃……铃……」

才刚坐下,电话就很朝气地响了。

「喂,我是李茜茜。」

「今天又晚到了?」电话那头传来杨百川富磁性的嗓音。

「差一点,还好安全上壘。」李茜茜声音里不掩自己小小的得意,承认自己实在好运,接连两天都顺利过关。

「让我送你就不会这么辛苦了。」真搞不憧为甚么她那么怕事,当他杨百川的女人很丟脸吗?

「才不咧!你想让我在公司无法立足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才开口:「上来一下。」

「做甚么?」一大早就召见,准没好事。

「你吃早餐了没?」

「没有。」赶时间都来不及了,哪还有空去顾到早餐。「不过我有饼干。」还好她平时有囤积糧食的习惯。

「不要吃饼干,我这有早餐。」就知道她没空吃,早帮她准备好了。「快点上来。」

「有我的?」李茜茜有点反应不过来。

「难道叫你上来看我吃啊?」杨百川无奈,她为甚么总是怀疑他对她的关心?「还是要我『亲自』送去给你?」

听到他特意强调「亲自」两字,李茜茜立刻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不!不用了,一分钟后我立刻到。」开甚么玩笑!真要让他亲自出马,岂不马上风云起、山河动?

跌撞的脚步、不甘的嘟嘴、微慍的脸色,都在见到总经理秘书时瞬间换成亲切有礼的微笑。

「对不起,我找总经理。」端正地站立在趙秘书前方,李茜茜含笑地说明来意。

看清来者,趙秘书连通报都省了,直接手指向总经理室的门,平淡且面带评量地朝李茜茜开口:「总经理请你直接进去。」

李茜茜看得出她满脸的疑问,但应该是甚么也不知道吧。或许祇是因为一早就被总经理召见,难免有点好奇吧!

李茜茜向她点头致意后,便推门而入;祇见杨百川早已坐在沙发上等她,茶几上还放着丰盛的食物——蛋饼、萝蔔糕、三明治、奶茶等等,让她的肚子忍不住咕嚕 咕嚕地叫了起来。

「快过来吃吧,我听到它在叫了。」杨百川眼中带笑地指着她老实的肚子。

「这么多,你买的?」李茜茜在他对面坐下,抓起奶茶就喝了一口。

「我要趙秘书准备的。」

李茜茜嚥到一半的奶茶差点喷出来,来不及吞下,又强忍着不让它在他脸上落脚!硬是让自己呛咳了一下。

「小心!」杨百川坐到她身边,一边递上纸巾,一边体帖地轻拍她背脊。「又没人催你,喝这么急干嘛?」

李茜茜接过纸巾,胡乱擦了一下嘴角的茶漬,无奈地白了他一眼。她终于明白趙秘书脸上的疑惑是怎么一回事了。「你一早就让你的秘书做这种事?」

杨百川没有回答,祇是以微笑来代替答案。他夹起一块萝蔔糕递到她唇边:「快吃,涼了就不好吃了。」

李茜茜听话地吃下,但仍不忘开口:「以后别做这种事,要吃早餐我自己会去买。」接过他手中的竹筷子,李茜茜不习惯让人家喂。

杨百川定定地看着她吃,柔得似水的眼光,终于让李茜茜不自在地停下进食的动作。

「你不吃吗?干嘛这样看我?」她帮他拿出一双竹筷子,递给了他:「别指望我全吃完。为了避免浪费,你也负责一半。」

「你喂我。」杨百川没接过她手中的筷子,温柔的双眸闪着致命的吸引力。

李茜茜的眼睛及嘴巴都张大了,拿筷子的手僵在半空中。不会吧?这个男人在跟她撒娇?

「像这样。」杨百川一手托住她后脑,热唇迅速地帖上,分享残留在她口中食物的香味。

依依不捨地离开她诱人的唇,杨百川肯定自己这辈子放不开她了,即使必须把她藏一辈子。

「你是怎么了?这么奇怪!」李茜茜的气还没补足。

「你这两天一直避着我。」

这两天,李茜茜一吃过饭就躲在房里不出来,偶尔出来看看电视;一见到他,立刻缩在沙发一角,不似以往待在他怀中。所以才两天,两天没抱她、吻她,他已经快受不了;那么今天下午他还要到高雄一个星期,他要如何度过?

「是你叫我要锁门的。」她不悦地指控。还拜他所赐,让她神经质了两天。

「叫你锁门没叫你躲着我!」

「可是你前几天看起来怪怪的,我……我……」我怕!李茜茜没说出口。

杨百川摇头苦笑,恨不得赏自己两个耳光。没事恐吓她干甚么?瞧她战战兢兢的,活像自己是摧花淫魔似的。

「算了,我是吓你的。」他揉揉她的短发。「不过我从今天起要出差一星期,晚上你真的要记得锁门的,知道吗?」

「嗯。」她又继续吃她的早餐。

「三餐一定要吃,再让我知道你吃泡面,你就等着屁股挨揍!」他板起脸恐吓。知道她懒得找吃的,却也不能不顾她的营养问题。「喔。」

「下班后别乱跑,我会打电话给你。若要出去,先告诉我一声。」实在不放心她一个人。

「知道了。」李茜茜觉得他讲话的口气怎么那么像蓝彬华及吳浩伟?说得她好像是无行为能力者一样。

「还有——」一块三明治准确地塞进他嘴里,堵住了他未出口的「耳提面命」。

李茜茜掏掏耳朵。「你是去高雄,不是去高棉,干嘛嘀嘀咕咕说个没完?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尚有求生的能力,请不要低咕了我的本能,OK?」祇见她微偏着头,大眼眨呀眨的,一脸的淘气。

杨百川除了叹气还是叹气,哪一个喝醉酒的人会承认自己喝醉了?求生本能?哼!她除了会以泡面及饼干果腹外,她还有甚么求生本能?

灌下最后一口奶茶,李茜茜站起身拍拍肚子:「吃饱了,谢谢你的招待,我上班去了。」

「茜茜!」杨百川及时拉住她的手;见到她不耐烦地回头,才苦笑着将一小张纸条塞入她手中。「有事随时与我联络,这是我的行动电话号码。」

确定她把纸条放入口袋后,杨百川才放手让她离开。

李茜茜在将门关上前,特地拉开嗓门道:「总经理,对不起,打扰您用餐了!您请慢用,我先离开了。」说完,还刻意看了一下趙秘书,朝她笑了一笑,才放心地离去。

这下子,趙秘书应该不会以为杨百川是特地找她上来吃早餐的吧?哈!她真是太聪明了。

李茜茜沾沾自喜于自己的小聪明,满脸得意的笑容却在转身看到电梯內镜子里的像影给吓住了。

啊!

大概是她吃东西太粗鲁的关系吧,嘴角沾了一道甜辣酱而不自知;更该死的是杨百川竟然没有提醒她,让她明目张胆地带着「证据」在趙秘书面前说谎。

天啊!这下糗大了!

宝马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