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王京玲 > 《幸好搭错车》
返回书目

《幸好搭错车》

第六章

作者:王京玲

自从开标结果出来后,李茜茜又过回她往日充实却不忙碌的生活——准时上班、准时下班,不必再上二十楼去了。虽然一切如她所愿,但是总觉得少了些甚么。已经一个礼拜了,情形依然没变。

更令她困惑的是——她竟然会想起杨百川!

礼拜二上班,她就被众人拉去逼问上週六那三位帅哥的事。知道了是她弟弟后,先是惊愕,再是不信,最后才在见了照片之后相信;然后,她就变成了众未婚同事争相巴结的对象。祇因大家都知道她有三个条件傲人的弟弟,无不找机会请她帮忙引薦。

李茜茜心想,这年头好男人这么缺吗?缺到大家不管年龄上的差距,老妻少夫也可以吗?

如果是她,她才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年龄比她小,一定要年长她好几岁才行。 果不其然的,一张俊颜闪进她的脑海——

啊?怎么会想到他?

不可能的,他是天、她是地,怎么也湊不在一块。她头殼坏了吗?

「茜茜,有位师哥找你哦!」刘经理从外进来,身后跟了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

「汤瑪斯先生!你怎么会来这里呢?」李茜茜高兴地上前。

「哦,甜心,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汤瑪斯给李茜茜一个热情的拥抱。

不过这样热情的镜头,倒是教别人看不下去了。

「咳咳!」杨百川随后而来,一来就让他看见两人抱在一起。他技巧性地格开两人,伸手向汤瑪斯问道:「怎么不直接上会客室呢,汤瑪斯先生?」

汤瑪斯也握手回应:「李小姐令我难忘。难得今天到贵公司来,当然先来看看她。」欣赏的眼光不曾离开过李茜茜。

看在杨百川眼里,心中颇不是滋味。

「汤瑪斯先生,我们上楼谈吧。」现在首要的工作就是——将这男人带离她身边。

「唉,甜心,本想多跟你聊聊的。」汤瑪斯一脸失望。他喜欢跟她谈话,因为她言之有物,又幽默大方。

「别担心!以后我们还要合作好长一段时间,有的是机会见面。」李茜茜甜甜一笑安抚他。

「也对。下次找个时间喝咖啡?」

「好,我请客。」

「那怎么行?岂有让美女请客的道理?」汤瑪斯是很大男人的。

「哦这可是你说的,别怪我不客气喽!」李茜茜调皮地朝他眨眨眼。

「没问题,我再跟你联络。」汤瑪斯得到满意的答案后,安心离去。

电梯门关上前,李茜茜看见杨百川微怒的眼直视着她。

怎么了?他又在生甚么气啊?

***

「李小姐,请到总经理室。」电话內线传来趙秘书公式化的口吻。

杨百川找她做甚么?李茜茜满脸狐疑地来到总经理室外,还是想不出理由。趙秘书已经向杨百川通报过了,而她却还在门口犹豫着。

或许是等得有点久了,总经理室的门忽然被拉开。

「干嘛站在门口?进来!」见到站立在门外的她,杨百川松了一口气,因为她没有离开。冷冷下令后,他率先转身入內,李茜茜则跟在他身后,将门带上。

「总经理找我?」

杨百川并没有回答,祇是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开口:「请坐。」

李茜茜在他对面的沙发椅上坐了下来,心里不停地猜测他找她来的目的。

「晚上六点,我在停车场等你。」他终于开口。

「啊?」李茜茜一时会意不过来。

「有个应酬,你陪我出席。」

「为——」怎么会是她?若真要有人陪他出席,也应该是趙秘书啊!但是话未出口,就被他截断了。

「就这样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下去准备吧。」

李茜茜虽然心有疑惑,但是突然想到昨日汤瑪斯先生的话,双眼顿时发亮:「是汤瑪斯先生吗?」

「你喜欢他?」看见她发亮的脸蛋,杨百川的心里十分不快,问话的语气里藏有一丝酸味。

「应该算是吧。」至少不讨厌他,而且她没有交过外国朋友,难得有机会,她也想交他这个朋友。

杨百川的脸色更差了,想不到她会在他面前大方地承认喜欢一个男人,他开始犹豫他的決定是对?是错?要不要取消?但是经过这一个礼拜的深思后所作的決定,还没试就宣告放弃,这不是他的作风。因此,他仍照原订计划进行。

***

杨百川带她来到一家十分典雅的日本料理店,里头的装饰古色古香,日本风味十足,但包廂內却祇有他与她。

菜一道道地上,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应酬的对象迟迟未出现;而李茜茜脸上的问号愈来愈大。

「总经理,客人甚么时候会到?菜都快上完了。」李茜茜终于问出她的疑惑。

「没关系,你尽量吃,不会有人来了。」杨百川语出惊人。

「不……不会有人来?」这是甚么意思?

「对!今天的应酬祇有你跟我,我们两的应酬。」他仔细看着她。

「啊?为……为甚么?」李茜茜一时无法理解眼前的情況。

「因为我有话要跟你谈。」

服务生上完最后一道菜离去后,包廂內再度陷入一片寂静。李茜茜看着面无表情的杨百川,心里揣测着他要与她谈的內容。

他是否要开除她?如果是,那又是为甚么?因为她曾是应召女郎!愈想念有可能,李茜茜決定了,纸是包不住火的,她应该向他说明一切,这样或许她还有希望继续留在「宏扬」。对!现在就说——

「回答我一个问题。」李茜茜还来不及开口,杨百川已经先出声了。「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或是男人?」

真的是要开除她!

「总经理,请听我说,我不——」

「祇要告诉我有或没有。」杨百川打断她的话。

「没有。」李茜茜回答。

「真的没有交往中的男人?」他是有点不相信。虽然已经知道上次来找她的三个男人是她的弟弟,但以她的条件……

「真的没有!」李茜茜加强语气。

「那么……」杨百川沉吟了一下。「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轰的一声闪雷,李茜茜的嘴巴张得大大的,拿着杯子的手停格在半空中,两眼不置信地盯着眼前的人看。「对不起,我是不是听错了?总经理要我……」

「你没听错,我是要你做我的女人。」杨百川不疾不徐地再说一遍。

这一週来,他已经仔细想过。他承认,他是受她吸引,而且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愈来愈想亲近她、愈来愈渴望她。这种情绪与日遽增,丝毫没有降低的倾向。

一开始,他告诉自己、提醒自己她的背景,想借此阻止自己对她的渴望!,但愈是压抑,反弹的力量愈大,才会让他做出种种反常的举动。

而她对他的态度更令他痛苦。她刻意与他保持距离,对他不苟言笑,但是对其他人却谈笑自如。不平衡,他的心里极度不平衡!

祇要得到她,一切的欲念将会随着新鲜感的消失而消失。届时他会放开她,然后他又会再度过回正常的生活,所以他要她。

她现在又表明没有交往中的男人,所以事情好办多了,不用费心去打发掉另一个男人。

「你在开玩笑吧?」李茜茜提高音调,她万万没想到杨百川要找她谈的事竟是这种事!当他的女人?意思是当他的情妇吗?

「我没有开玩笑。至于价钱方面,我不会吝嗇的。」杨百川拿出商人本色,在商言商嘛!

不解释不行了,他真的把她当成「妓女」了。

「总经理,你听我说,我不是应召女郎。」

「我知道。」

啊?他知道?

「你说过,你现在的身份是『宏扬』的员工。你可以不必放弃这个身份,我允许你白天继续在公司上班,晚上的时间给我就行了。」杨百川不会为难她白天的工作权利。

「你误会了,我从来都不是应召女郎,以前我是骗你的。」李茜茜急着解释,也希望他知道真相后能原谅她。

杨百川不语,锐利的双眸注视着她,好半晌才开口:「为甚么找这种藉口来搪塞?做我的女人有这么痛苦吗?」

多的是主动向他示好的女人,而她却把他往外推,杨百川男性的骄傲再度受创。

「你不相信我?」李茜茜更急了8我说的是真的!那次是我搭错车了,才会误打误撞地遇见你。」

「好了!」杨百川举起手阻止她再说下去。「你直接开出条件,祇要是在合理的范围內,我不会有意见的。」

杨百川认为这祇是她为了抬高身价所用的伎两。他对女人一向大方,她没必要要这种把戏。

看来他是不会相信她了。李茜茜垂下头去,开始后悔自己当时的贪玩,终遭到报应了吧!

「想好了吗?」杨百川催促。

好吧!既然他有不相信的自由,她也有不答应的权利吧。

「很抱歉,我不接受。」

「哦?理由呢?」

「理由很简单,我现在祇想过着平凡的生活。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拿起背包就要起身的她,冷不防被一只手臂拉了下,重心一个不稳,整个人便倒入他怀中。

「你想……我会相信吗?说吧,你要甚么条件?」杨百川将她搂在怀中,一张俊脸向她逼近,炽热的眼光锁在她的唇上,一双修长的手指来回轻抚着那抹酡红。

「你放手啦!」李茜茜奋力挣扎:「为甚么不相信我说的话?男人都可以浪子回头了,女人也可……」

她接下来的话结束于膠着的双唇中。

杨百川看着那一张一閤的櫻唇,忍不住低首封住了它。吻她的感觉真好!没有脂粉味,因为她从不化粧,连口红也不涂;但是这样一张朴素的脸却要命地吸引着他。

他恣意地侵略她的唇,一遍又一遍;想更加深这个吻,却阻于她紧闭的贝齿。无计可施下,他在她肩上捏了一下,让她因疼痛而松懈防备,贝齿轻启。他便趁此时探入她口中,享受她口中的甜蜜。

李茜茜知道他吻住她后,试图挣脱;无奈地的双臂像铜墙铁壁似的,将她牢牢困祝为了表示她的抗拒,她紧闭双唇,不让他得逞,谁知他却使出不光明的手段逼她就范。在他熟练高超的技巧下,李茜茜的意识逐渐模糊,祇能无力地瘫在他有力的怀抱中。

好久好久之后,他才满足地离开她的唇。看着怀中人沉醉的模样,他的自得再度扬现。

「喜欢吗?」他的气息不稳,心跳更是剧烈。

李茜茜回过神后,羞红了双颊,急急将脸埋入他怀中。

啊!多丟脸啊!她怎么可以表现得那么饥渴?怎么办?没脸见人了!

看见她这副娇羞的模样,杨百川心里那股异样的情愫再度湧现,令他不自觉地搂紧了她。

「我……我要回去了。」李茜茜在他怀里咕哝道。

「抬头看我。」他不想对着一颗头颅讲话。

「不要。」她现在哪有勇气抬头啊!

「好吧,那我们换个姿势好了。」说完,他顺势将她压在榻榻米上,与她面对面相视着。

「啊!」李茜茜叫了一声,双手赶紧捂上脸。

杨百川轻松地将她的双手固定在她的头顶上方,一张脸几乎帖近她的。

「总经理,你别这样,让我起来好说话。」李茜茜觉得这种姿势太暧昧了,令她心跳失控,呼吸也不顺了。

「不会啊!我觉得这姿势挺不错的。」

「可:….可是……」他的气息吹在她脸上,她快不能思考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条件。」

「我说过……我不……」

她的嘴又被封住了。

杨百川不愿再听到她拒绝他的话,懲罰性地又吻了她一下。

「考虑好再说。」他暗示她他不容许拒绝。

好霸道的男人!他摆明了祇接受肯定的答案,不接受否定的答案嘛!用这种方式胁迫人,真可恶!

「给我时间考虑。」李茜茜换个方式答。眼看着地的唇又要帖近了,李茜茜聪明地撇头去。「我总得好好想一下要开哪些条件吧,否则草率行事,万一吃亏了,多划不来!」

「好吧。你要多少时间考虑?」杨百川觉得她的话也不无道理。

「一个月。」会不会太短?

「不行,一个礼拜。」要他再等一个月,免谈!

「甚么?」李茜茜转过头看着他。「一个礼拜能想出甚么?」

「我不介意继续保持这种姿势。」事实上他挺喜欢的,祇因她的身体很柔软。

「好……好吧!一个礼拜就一个礼拜。」先脱困再说。

「说话算话?」

「对啦!对啦!你快让我起来,我快喘不过气来了。」李茜茜催他。

杨百川利落地起身,顺便拉起她。

「一个礼拜后我等你消息,记住,别耍赖。」

「知道啦!」李茜茜拉整好衣服,抓起背包,飞也似的离开。

***

从来不失眠的李茜茜失眠了。

一个晚上睁着一双大眼盯着单调的天花板,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脑海里却是波涛洶湧……

他为甚么要找上她呢?

李茜茜曾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肯定自己不是甚么国色天香级的大美女;身材若跟那些波霸美女比起来,自己也祇是小儿科而已。那么,有甚么理由令他一定要她呢?而且还不容她拒绝?

祇因她曾是「特种营业」人员?这说不过去,因为并非祇有她是如此,有相同「资历」者何其多,他不应该祇为这个因素;況且,他所接触的女人,个个条件出色,过目难忘,他何须担心没有红颜相伴呢?

哎呀!烦死了。想了一个晚上,甚么答案也想不出来,脑细胞不知死了多少。

但是他说要,她就得答应他吗?虽然他不相信她的话,仍一味地认定她是应召女郎,那她可以不做他的生意吧?是谁规定有钱一定要賺的?她就不信他能拿她怎样!況且她若真答应了他,铁定会被老爸、老妈及奶奶剁成泥,然后丟到海里喂鯊鱼的。

愈想愈害怕,还是保命重要。宁可丟工作,也不能丟了小命。李茜茜心中有答案后,神经放松多了,逐渐入睡。但是入睡时已是凌晨四点多了,所以她并没有得到充足的休息,因此一早带着一对熊猫眼去上班,引来不少同事的取笑——

「茜茜,你的眼睛怎么啦?」

「对呀!从没看你上粧,怎么今天上了眼影啦?」

「好自然的眼影吸,哪里买的?」

同事你一言、我一句地讨论不休,李茜茜祇是静静地坐着吃早餐,冷眼看着同事拿自己开笑话。看来她平日做人真的太失败了,才会让同事一逮到机会就趁机消遣她。唉!以后一定要重振她的人际关系。

「铃……铃……」电话在此时响了起来。

「喂!我是李茜茜。」哪个不知死活的傢伙,胆敢打扰她吃早餐?李茜茜的口气十分不善。

「哈罗!甜心,早上心情好吗?」

「汤瑪斯先生,是你。」李茜茜的口气立刻改变。「一早就打电话给我,想请我喝咖啡吗?」

「嗨!你我真有默契!今天下午要到你们公司一趟,中午一起吃饭?」他一直很喜欢这个聪明的女孩,跟她聊天,不会感到无趣。

「没问题。就在我们公司对面的餐厅好吗?」

「好,我会先过去等你的,甜心。」

因为「宏扬」与ITU现在正处于签约的时期,ITU的代表汤瑪斯先生,每天都必须往来于两公司之间。由于职务之便,汤瑪斯得以每天中午邀请李茜茜一起用餐。

「甜心,你的气色不好哦。」餐厅某个靠窗的位子坐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及一位清丽的东方女子。

「昨天没睡好。」李茜茜为自己不佳的气色作解释。

「是因为公事烦心?还是私事?」汤瑪斯真心关心她。

「……都有吧。」李茜茜想了一下才回答。这是公司的上司与她的私事,所以应该公、私各半没错。

「愿意让我分忧吗?」

「算了,小事而已,不足挂齿。你约我出来,总不会是想自寻烦恼吧?」李茜茜换上一抹笑脸。

「说的也是。不过如果能为你分忧,也是我的荣幸。」

「哇!好甜的嘴哦!想必有不少女生被你迷得团团转吧?」

「恐怕要令你失望喽!」

「啊?难道你要告诉我,你依然是单身贵族?」怎么可能?这么出色的男人啊!美国女人的眼光与台湾女人的眼光不一样吗?

「很遗憾,你猜对了。」汤瑪斯故意表现出一脸无奈。

「这怎么可能?你骗人。」这是唯一的可能。

「不,我从不骗人。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常常世界各地跑,巡察各分公司的情形,哪有空交女朋友啊?即使有,也被我无心的冷落给气跑了。」因为他一心专于事业,才会单身至今。但他也庆幸自己如此,才会有机会认识她这个可人儿。

「这么说,我有机会喽?」李茜茜开玩笑地说。

「如果你愿意,我会封杀其他人的机会。」汤瑪斯忽然一脸正经,把李茜茜吓了一跳。

「那你不是亏大了?不成不成,你得多方比较才行。刚才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哦!」若因此误了人家的姻缘,那她可罪过了。

「原来你是开玩笑的,唉!我的心都碎了。」汤瑪斯做出一个夸张的捶胸动作,逗笑了李茜茜。

「哈雷路亚!天主保佑你!」李茜茜则是假装向上帝祈祷,一脸哀伤。

两人都因对方滑稽的表现笑了出来。

看着李茜茜灿烂的笑容,汤瑪斯心想,没关系,来日方长。

***

有人说过: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原本李茜茜还为了这句话,痛骂了一顿说这句话的人。如今,她开始觉得这句话不无道理了;因为,又有她的「謠言」出现了。

祇因为这一连几天中午,李茜茜都与ITU的代表汤瑪斯先生一起用餮,有心又无聊的人士便放出了她与汤瑪斯正在交往的话。消息一传开,不但长官——刘经理关心了一下,同事们好奇的眼光更让她觉得自己就像外星人一样,不时遭人「关心」。

不过就是纯吃饭、聊天罢了,也能让他们好奇个半死。李茜茜心想,这群人真的太闲了,或许是因为他们生活中缺乏剌激吧。自己不妨就偶尔剌激他们一下,反正她是无所谓,要说就让他们说去,她又不痛不痒。日子久了,他们自然就觉得无越了,就像先前的緋闻一样。

倒是对汤瑪斯先生就有点过意不去了。为了此事,李茜茜还特地向他道歉。想不到他竟然笑说没关系,难得有机会传緋闻也不错。唉!怪人一个。

李茜茜也很喜欢跟汤瑪斯闲聊,尤其是聊到了有关他到各国时,所接触的当地风俗民情、名胜风景等等。李茜茜从小到大还没有机会出过国,所以对他所说的一切十分好奇。这不禁让她立下心愿,以后每年至少出国一次,出去见识见识,开阔自己的视野,才不枉她辛苦工作賺钱。所以李茜茜对这样一位良师兼益友是格外珍惜的,才会跟他解释謠言的事情。她不希望两人之间的友谊受影响,到最后连朋友也没得做了。

尽管已经決定不管謠言,汤瑪斯也不介意了,但是李茜茜的心情仍然沉重。因为今天是她思考期的最后一天,杨百川已来过电话,要她今晚与他一起进餐,顺便给他答覆。

怎么办呢?她连个影子都没想出来;怎么答覆他呢?虽说已经決定拒绝他了,但是有力的理由依然未现身,那么她今天晚上就不能安全过关了。唉!真想躲起来算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接近下班时间,李茜茜的心情也愈来愈紧张。终于听见下班的音乐声响起,所有的人视为天籟的乐音,此刻对她来说犹如地狱来的催魂咒。眼见同事一个个扬着笑脸离开,李茜茜也无奈地背起包包。事情总要面对的!正要离开之际,忽然传来一阵电话声。

不是她桌上的电话。李茜茜找了一下,原来是杨秀玲桌上的电话在响;未加考虑,李茜茜伸手接起电话——

「开发部你好。」

「杨秘书吗?」

「经理,秀玲姐下班了,我是茜茜。」

「啊!杨秘书下班了。」

「是埃经理找秀玲姐有事?」

「对。这样好了,茜茜,你去我办公室桌上找看看有没有一个牛皮纸袋,上面写着『日升』。」

「好,经理你稍等一下,我去看看。」

李茜茜搁下电话,立刻进经理室寻找刘经理所说的袋子,果然让她找到了。

「喂,经理,我找到了。」

「找到了,太好了!」电话那头的刘经理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茜茜,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那个纸袋送来给我,我现在在酒廊。」

「现在?」那她跟杨百川的约会怎么办?

「对!那是我今天要跟『日升』签的合约,出门时忘了带了,这个约今天一定要完成。」

「好吧,告诉我是哪一家酒廊。」反正这是公事,公司的利益最重要。她与他的事延个一天也无所谓,最好能延久一点。

「『黑美人』,你知道吗?」

「知道。」是她以前去过的那一家。

「那就麻烦你了,尽快好吗?」

「二十分钟內送到。」

李茜茜结束与刘经理的电话后,匆匆拨了內线给杨百川,告知他今晚她有要事?无法赴他的约,请他妀期。之后,便拿着刘经理要的合约匆匆出门了。

计程车疾驶了十五分钟,终于在那家灯火通明的「黑美人」店前停下来。李茜茜下车后,立刻往酒廊里冲;在酒廊经理的指引下,找到了刘经理所在的包廂。

「经理,是不是这个?」在包廂门外,李茜茜将手上的牛皮纸袋递给刘经理,一双眼睛则好奇地往包廂內探看。

「太好了,就是这分合约。谢谢你,茜茜!」刘经理将纸袋內的资料拿出来看了一下,确定是自己要的资料没错。

「不客气。」李茜茜随口应了一下,眼光依然没放弃向包廂內探望。

刘经理也注意到她的行为了,深知这女孩子好奇心颇重,对甚么事都想一探究竟。虽说她帮了他一点忙,他理该小小回馈一下,至少满足她的好奇心;但是酒廊是个是非之地,对单纯的她来说实在不宜久留,因此刘经理打消了让她进去「瞭解」情況的念头。

「茜茜,东西已经送来了,你也该离开了,一个女孩子单独在酒廊里不好。」

「呃……经理,我想……」

「茜茜!」刘经理板起面孔,他知道她想说甚么。

「喔,好吧,那我走了。」经理已经下逐客令了!她祇好识相一点。

依依不捨地看着经理再度把包廂的门拉上,李茜茜心里直呼可惜。怎么不让她进去看一下呢?一下下就好,她又不会去闹场,干嘛那么小器?

「茜茜?」一声不确定的声音又唤着她的名字。

李茜茜猛然回头看向声音来源处,好熟的声音,难道是——

「茜茜,真的是你?」

「伟哥!你怎么会在这?」

「这句话我才要问你。」她来这种地方做甚么?

「我帮经理送合约过来,他在这里跟客户谈生意。」理由充足,李茜茜说得抬头挺胸。「你咧?」

看着她暧昧的眼光,吳浩伟在她头上敲了一记。「别想歪!这家店是我客户开的,我来处理一下賬务问题。」

「酒廊的生意也是你在跑的?」李茜茜知道吳浩伟是在洋酒公司上班。

「是啊!对了,你吃过饭没?」

被他一提,李茜茜才觉得自己饿了。摸摸肚子,她对他笑着摇摇头。

「那你等我一下,我跟会计小姐对好賬后带你去吃,这附近有一家牛肉面不错。」

「嗯。那我可以到处走走吗?」李茜茜的眼珠子又在转了。

「不行!乖乖给我坐在这里。」吳浩伟岂会不知道她想做甚么。「不然我不带你去了,你现在就回去。」有时不能太顺着她。

「好嘛,我坐就是了。」李茜茜吐吐舌,乖乖在位子上看着他们对賬。

但是没过多久她又不安分了,开始跟酒保聊了起来,而且愈聊愈过分,听听他们对话的內容——

「每个小姐的出场费是多少?」

「不一定,要看看那小姐红不红。」

「那……甚么样的小姐比较容易红?性感的?身材好的?漂亮的?还是清纯的?」

「这没一定的标准。有的客人喜欢清纯的,有的则是喜欢身材棒的;但是不管怎样,手腕高、嘴巴甜就能讨客人欢心。」酒保告诉她他的观察心得。

「喔……」李茜茜想了一下,又问:「那我的嘴巴也很甜,酒保先生,你觉得我适不适合当公关?会不会红?」

「你适合当关公,鬼丫头!」吳浩伟拿发票本敲了她脑袋一记。「才一会工夫,你就不安分了?」

「我哪有!我祇是无聊,找人聊天罢了。」李茜茜抚着被敲的地方,嘟着嘴嚷。

「聊天?我看你倒像是在应征工作。」实在不能对她有一刻放松,否则不晓得她又要惹出甚么笑话了。

「走吧,吃饭去了。」他率先往外走。

「伟哥,你賬对好啦?」李茜茜上前勾住他手臂,一脸撒娇样。

「嗯。等一下吃过饭你先回去,我还要回公司一趟。」

「那你以后还会不会到别家酒廊对賬呢?」她蠢蠢欲动的心又开始盘算了。

「当然。」吳浩伟看了她一眼:「你问这个做甚么?」

「是这样的,反正你一个人,又要对賬、又要开发票的,说不定会搞错。如果你能专心对賬,又有人帮你开发票,那你的效率不就快多了?」她一双大眼闪闪发亮。

「然后呢?」他已经猜出她要说甚么了。

「伟哥,我最近的工作比较不忙了,下班后我可以陪你到各酒廊去对賬,开发票对我来说不成问题的,好不好?」她终于说出目的了。

「你想这件事若让彬彬知道了,我活命的机率有多少?」

「放心!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的。」

「你要我欺骗她?」

「偶尔一次,没关系啦!」她使出赖皮功。

「不行!」他拒绝得简单利落、语气坚決。

「啊?为——」

「不行就不行,再罗嗦,我打你屁股哦!」

两人边说边走出大门,已经来到牛肉面店了。他们各点了一碗牛肉面后,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而李茜茜依然嘟着嘴巴。

「茜茜,不是我不让你跟。如果是别的场合,我会很高兴有你作伴;但是酒廊是龙蛇杂处的地方,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我担心你的安危。」他希望她能瞭解他的用心。

「我祇是跟在你身边,会有甚么危险?」

「难保你这张俏脸不会引起歹徒的覬覦,或是被哪个角头大哥看中了,硬拉你去坐陪,那怎么办?」

「我……」她倒是没想到这些。此时,面已经送来了。

「好啦,吃面吧!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多好奇细胞。」吳浩伟揉揉她的头。「小心,好奇会杀死一只猫的!」

「我又不是猫。」李茜茜咕哝。

两人就在说说笑笑中结束晚餐。

吳浩伟陪李茜茜走到公共汽车站牌处才离开。

由于早过了下班的尖峰期,站牌处祇有李茜茜一人。原本吳浩伟想陪她等到车再走,但是在李茜茜的坚持下,他祇好先离开。

吳浩伟才离开不久,一辆白色轎车疾驶至李茜茜身边;在她还没看清楚来者何人时,她已被人硬塞入车內,扬长而去了。

宝马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