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王京玲 > 《幸好搭错车》
返回书目

《幸好搭错车》

第四章

作者:王京玲

老板就了不起吗?

擅用职权、压榨员工,更可恶的是把她当小妹妹使唤!

李茜茜百分之百、千分之千、万分之万地肯定,杨百川是故一意在整她的。她列出了以下罪状,证明她没有冤枉他。

第一:他要求ITU工作小组每次大、小会议她都要出席纪录。

好吧,名正言顺,谁叫她也是工作小组的一员呢,她认了!

第二:每晚六点半她必须上二十楼的总经理室向他做进度报告。

拜托!每晚!公司五点半就下班了,叫她六点半到,摆明了要她天天加班。

第三:报告完后若没有未完成的工作,她得陪他去用餐。若必须继续工作,她必须帮他及自己买便当,在总经理室与他一起用餐,并在总经理室完成未完的工作。

开玩笑!他不是有秘书吗?这种事为甚么要她做?再者,他以省电为由,要求她在总经理室加班,其实不过是要监视她吧,没度量的男人!

第四:每晚最晚祇能加班到八点,若超过八点,则必须由他送她回去,还得陪他去吃消夜。

李茜茜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成了他专属的伴游了?

所以,综合了以上杨百川的专制命令及独裁行为,在在都透露了一个讯息他在整她。

果真应验了一句话——甚么人都能惹,就是不要惹上会记恨的小人。唉!失策、失策。原本她是可以过着太平的日子的,谁知一个小小玩笑,竟玩出这一段悲惨岁月。

没关系,忍耐、忍耐!等这个案子一结束,她又可以回到以前自由自在的日子了,美好的未来在等她,她要熬下去,绝不能让小人得志!

「茜茜,好羨慕你哦!每天都能见到大家心目中的梦中情人。」同事甲一脸羨慕地在李茜茜身边的位子坐下。

「羨慕?如果可以,我还想让出这分殊荣哩!」这些人不知她每天正处于水深火热中吗?

「不会吧?虽然稍稍辛苦一点,但能见到总经理一面,我也会含笑的。」同事甲一边说,眼里还冒出如梦似幻的光采。

「恶!」李茜茜快听不下去了。为甚么众女都被杨百川的外表所蒙蔽了呢?

甚么叫「稍稍辛苦一点」?她可是拖着老命在做牛做马啊!每天既定的加班,有时还要兼任「坐陪」陪他总经理大人吃饭,工作时还要忍受他那奇异眼光的骚扰,对!就是骚扰!

杨百川即使晚上没事,也会留在总经理室「监督」她加班,一双眼睛常盯着她看,令她倍感不舒服;有时还会让她觉得呼吸困难、心率不整。他有特异功能吗?不然为甚么用眼光就可以干扰人的器官功能?或者他会妖法?不不不!他根本就是妖怪转世!

为了自身安全,李茜茜決定这个礼拜天去庙里求个平安符,以保自己万寿无彊。

「喂,说真的,你跟总经理有没有擦出一点点火花啊?」这是同事甲急欲知道的事。 毕竟近水楼台,又是每日相聚,给旁人的想像空间特别大。

「有!磨擦出我心里一把熊熊怒火,巴不得烧了他的办公室!」李茜茜从牙关迸出惊人之语,吓得同事甲倒抽了一口气。

「你……你别吓人好不好?说得这么恐怖!」同事甲抚着心口喘气,但是暧昧的眼神并未因此收敛。

李茜茜快受不了那种有色的眼光,決定重申自己的清白:「放心!你们说过的,他是不吃泡面的。你要对你们的白马王子有信心,他不会饥不择食的。」她倒希望他暴饮暴食,撑死他最好!

「茜茜,你真的不『甲意』他?」同事问得小心。

「难不成要我发誓?我若真『煞』到他,我就跟他同姓!」奇怪?为甚么不相信她的人格呢?「好啦,我痛苦的时间又到了,准备去面圣了。」拿起整理好的资料,李茜茜心不甘情不愿地上去二十楼了。

跟他同姓!

同事甲望着李茜茜离去的背影,思索着她刚刚说的话。如果李茜茜嫁给了总经理,冠上夫姓后,她就真的跟他同姓啦!这么说,李茜茜是在对她暗示甚么喽?

可怜的李茜茜,不知自己无心的一句话,竟被有心人拿来「抹黑」;转眼间,她即将成为全公司的话题焦点。

可悲!当然,这笔賬李茜茜势必算在杨百川头上。

带着不甘愿的脚步,李茜茜再度来到总经理室向杨百川做例行性的进度报告。从头到尾,她的音调不变,脸部表情也是始终如一的——臭!

「李小姐,能否请你给点笑容?这样比较令人赏心悦目。」杨百川无奈地要求道。这一个礼拜来,她始终不给他好脸色看,令他开始检讨自己这个老板是否做得太失败了?

而李茜茜接下来的回答证明了他的失败——

「总经理,我是出卖我的脑力及劳力,不是来卖笑的。」李茜茜说得很不客气。跟他相处这一段时间下来,使得原本对他的敬畏转变成气愤,说话的语气也回复她本来的特色——毒、狠、辣!

够毒!

杨百川被她的话轰得一时诧愕,呆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好个泼辣的剌蝟!杨百川不禁笑了。

「看来是我要求得太多了。」

他在笑?

李茜茜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她在骂他!他竟然不怒反笑?反常、太反常了!戒慎的态度充分表示出她对他的防备,生怕他又使出甚么下三濫的招数整她。

不过……他笑起来还真……要命的好看。

「怎样了?你好像在看怪物。」杨百川发现她的呆愣。

「呃……没……没甚么。」心虚地别开眼,低首继续输入资料,不争气的脸此时正微微发热,洩漏了她的心虚。

杨百川毕竟在花丛中打滚过,岂会看不出她的「异常」?男性的自尊满足了他的虚荣,一时兴起想逗她的念头。

「是吗?可是我怎么觉得刚刚你好像想勾引我?」嘴角弯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一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你少臭美!」李茜茜忿怒地抬头反駁,却在看了他的眼神后闪了神。不服输的心态教她硬是忽视异常的心跳,别开脸,抬高下巴,表现出一脸的不屑。「我祇是太震惊了,不晓得平日一副棺材板的死人脸竟也会笑!」偏不让你得意,哼!

「哦?那么我的笑容可以让你觉得心曠神怡?」他逗她逗出兴头来了。

恶!简直是自大得可以。李茜茜在心底正式封他为——「自恋基金会董事长」及「厚脸皮协会不败理事长」。

「心曠神怡倒是没有,祇是觉得看起来比较像人脸罢了。」她死也不承认自己喜欢他的笑容。

「原来我平常看起来不像人啊!」杨百川哭笑不得。

「像夜叉。」又是一支冷箭,李茜茜佩服自己的心狠口辣。

「哈哈哈!」杨百川再也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不可否认,与她斗智、斗嘴实在令他心情大好,他是愈来愈欣赏她了,祇因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令他如此放心地笑、放心地说、放心地看……

蓦地,杨百川止住了笑,起身拿了西装外套就往外走去。

「今天我去买便当。」话毕,人已消失在总经理室。

他今天真的很反常。

李茜茜望着紧闭的门想着:……先是三八兮兮地笑,接着又自愿去买便当,他大概吃错药了。

朝门口吐吐舌,李茜茜继续埋首工作,不愿多想。

离开办公室后,杨百川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他是怎么了?竟然会欣赏一个应召女郎!难道他的品味变了?抑或祇是因为一时的新鲜,从没遇过「从良」的应召女郎?

应召女郎啊,是那种祇要有钱,不管对象是谁都可以上床的女人——他最不屑的女人。怎么会令他心动呢?不可能,他一定是因为最近一直都跟她在一起,没有去找其他女伴,才会对她产生移情作用。一定是,一定是的,他在心里不甚肯定地对自己说。

不知不觉间,他已走到一家专卖炸鸡的速食店前,他记得她喜欢吃炸鸡的,尤其是辣味的。好吧,就买炸鸡吧,她看到一定会很高兴的。

正欲举步的他突然又煞住了步伐。

他会在意她的喜好?甚至想讨她喜欣?

杨百川啊杨百川,她曾是个应召女郎啊!你该排斥她、鄙视她才是,怎么反倒想讨好她呢?

收回前进的脚步,理智硬是逼他离开速食店。他没有必要讨好她,能对她一视同仁已是对她无限的恩惠了。

理直气壯的步伐愈走愈慢,步伐愈来愈孝愈来愈躊躇,逐至终止。就见十数公尺外的他,再度回头朝速食店走去;十分钟后,他已提着一袋炸鸡出来。

***

李茜茜停下手边的工作,转动转动颈子。好累!终于把今天的部分完成了。伸懒腰之际,瞥见了靠睡在沙发上的杨百川。

他竟睡着了?

李茜茜起身来到他跟前,望着他祥和的睡颜;少去了那噬人的目光,他的睡相有如孩童般的纯真。注意到放在他膝上的杂志,李茜茜失笑了。

其实他可以不用跟她一起耗在这儿的。起先对他的不谅解,在见到此情此景后,她不再认为他是在监督她了。或许他祇是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独自加班到夜晚,又加上曾经教他碰上她险遇歹徒的一幕,所以他才要担负起她的安危。

辛苦了,老板。李茜茜在心底向他致意。

让他再睡一会儿吧!待她把东西收拾好再叫醒他。信手拿来他披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轻轻帮他盖上。虽然她已尽可能地轻手轻脚了,还是惊醒了他。对上他初醒的眼,她绽出一抹浅笑:「对不起,还是吵醒你了。」

杨百川在看到她的笑容后醒了。

她对他笑了!不自觉地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压下她的头,他的唇帖上她的。

当唇与唇相碰的剎那,两人都同样的震惊。

他惊讶于自己对她的渴望,像是久旱逢甘霖般的不愿放手,一次又一次地吸吮,更企图探入她口中与她唇舌相缠。

她则惊讶于他突如其来的举动,他为甚么吻她?尝鲜?好玩?抑或是……玩弄?随着他愈来愈狂猛的举动,她的心慌了。没有接吻经验的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甚么事,她又该做甚么反应?唯一想到的便是逃开!

对!意随心到,李茜茜双手抵在他胸前,奋力一振,成功地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她连忙退了五、六步,站得远远地调稳急促的呼吸,惊讶得大睁指控的眼睛视一样呼吸不稳的杨百川。

杨百川的不悦正急速窜升。她又拒绝他了!这个该死的女人又在他的骄傲上狠狠地摑了一耳光。

「为甚么不要?」低沉的嗓音隐藏着危险的讯息。

「为甚么我该要?」她反问,语气中的怒焰不亚于他。

杨百川倏地起身,一步步朝她逼近:「因为我没付钱,所以你不让我碰?对了,我忘了商场上讲求银货两訖。好,你说,你要多少?」

李茜茜被他逼得节节后退,最后被他因在门与他之间。

「我不是要钱,你不要冤枉我!」

「冤枉你?」杨百川挑眉,一脸的嘲讽。忽然,另一个想法浮现脑海。「你另有男人?」他突然感到紧张。

「没有!」李茜茜双拳紧握。「你要我行为检点,自己却做出这样的举动!祇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好个因人而异的双重标准!」哼!祇有你会发火吗?

「原来你这么清高,是我褻瀆你了?」轻蔑的口吻宣告了他的不信与鄙视。

李茜茜多想拿把刀子划花他脸上那抹礙眼的笑,以免自己怒急攻心、吐血而亡。但现实不容许她如此,而她也没有继续在此接受他羞辱的义务。她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双拳,使劲朝他一推,成功地替自己争取到短暂的自由空间。

「你不可理喻!」说完转身拉开门扬长而去,在他追上来之前顺利地閤上电梯门。

尚未脱离忿怒的情绪,李茜茜一出电梯,立刻往前大步迈去;并未注意到迎面而来的男子,结结实实与来人撞了个满怀。

「哎喲!」两人同时往后弹开了两步。

「对不起!」李茜茜捂着撞疼的鼻子向对方道歉。

「没关系,下次协…」对方的话止于看清李茜茜的脸时。

李茜茜也看清对方的脸,惊讶道:「小宝!」

「姐!」李尚勇向前一步,高兴地见到来人正是自己的姐姐。「发生了甚么事?你干嘛走得那么急?」

「算了,别问了。」李茜茜挥挥手,不想提起刚才的事。「对了,你怎么会在这?!」她这个弟弟此时应该在学校宿舍里啃书才是,突然跑来找她,难道家里出事了吗?

「我去你住的地方找你,彬华姐说你最近都会加班,所以我就来这里找你了。」由于他有一八二的身高,李尚勇必须微弯着腰跟身高一五八的李茜茜讲话。

李茜茜心想,同样是一对父母所生的,怎么她三个弟弟一个长得比一个高,而她却像个侏儒似的娇小?大弟有一七八,二弟一八0,三弟才大三就已经一八二了;若再当个兵回来,不就长到云端了。站在三个弟弟身旁,她倒像是他们的妹妹。

「找我有事?」明知是多此一问,她还是问了。

「嗯。」李尚勇点点头。

「好吧!请我喝杯饮料再谈。」李茜茜勾着他手臂,朝他的重型电单车走去。

原本还在担心自己因一时冲动,皮包、外套没拿就匆匆下楼,身无分文的,该怎么回去?正巧遇到李尚勇,老天还算善待她了,没让她在受了委屈后还要露宿街头。

他们来到李茜茜住的附近一间泡沫红茶店,李茜茜点了一杯大杯的珍珠奶茶,咕嚕 咕嚕一口气灌了半杯才觉得过癮。刚刚一番舌战,耗去太多口水了,难怪她这么渴。

「姐,你别喝这么猛,当心呛到!」李尚勇关心地提醒她。他这个姐姐向来不懂得照顾自己,能在台北存活到现在,还真亏了彬华姐了。

「说吧,找我有甚么事?」不拐弯抹角向来是她的优点。

「下个月奶奶生日……」李尚勇小心地开口。

「不回去。」又是这件事。

「姐,去年你也没回去。」李尚勇抗议。

「我回不回去又没差,奶奶眼里祇有男生是宝,女生活该就是根草,她不会在乎我有没有回去的。」想到从小遭受的不平等待遇,李茜茜心里就不舒服。

她奶奶是绝对的重男轻女,从她有记忆以来,奶奶口中的宝祇有她三个弟弟,而她永远被摒除在外。她曾试着努力讨她老人家的欢心,可是得到的都是冷漠以对;在彻底灰心之余,调皮捣蛋取代了她的乖巧听话。

父亲刚开始也对她冷冷淡淡的,但随着三个弟弟的相继到来,对她的态度也逐渐改善;到最后,最疼她的就是父亲了,而母亲及三个弟弟也十分疼爱她。虽然她身为姐姐,但从小到大都是三个弟弟在保护她、照顾她,因此姐弟间的感情好得没话说。

相较之下,奶奶的冷淡显得特别无情。李茜茜虽讨不了奶奶欢心,但对她的敬爱还是有的。每次回家,总会带她爱吃的东西回去,逢年过节的礼物也都特别用心挑眩但是因为不想用自己的热心腸去帖她的冷屁股,所以能不回去就尽量不回去。

「其实奶奶是希望你回去的。你是她唯一的孙女,不疼是骗人的。」

「这么说,我被骗了二十几年喽?」

「姐,我是说真的。你送奶奶的礼物她都特别珍惜,你送的随身听她从不离手,天冷了,也祇因你送的围巾,出去请客不是穿你送的套装就不出门;还有你前年母亲节送她的手錶坏了,她也捨不得丟,至今还戴在手上。大哥送她一个新的,她也不愿意换下来。」李尚勇看着一直保持沉默的她,顿了一下继续说:「去年生日没见你回来,奶奶看起来好失望,望着你送她的气血循环机发呆了好久。」

说到此,两人都沉默了。好一会李茜茜才开口:「她总说我净买些没用的东西。」李茜茜低着头,搅动着杯里的吸管,声音听起来有淡淡的鼻音。

「奶奶是硬脾气、死要面子,才会故意那样说的。」李尚勇试图传达她老人家的行为语言。

唉!两个人都是硬睥气,难怪溝通起来特别吃力,一个不低头,一个不服输,碰在一起时当然火药味十足。

李茜茜真觉得丟脸,与奶奶之间的溝通竟要靠弟弟来开导,她这个做姐姐的是否太失败了?老人家撒娇的行为她竟看不出来,反倒是由这些大男孩来点醒她。女孩子不是应该比较细心的吗?她真是枉生为女儿身了。

见她沉默不语,李尚勇轻唤了一声:「姐?」

「没事。」李茜茜抬头,绽出一抹笑:「大华跟二宝呢?」

「大哥已经是老鸟了,排假比较没问题。二哥刚入伍,不晓得好不好排假,但他会尽量争龋」

「二宝的事你别担心,我学长在他那个单位,我会请他帮忙的。」李茜茜有个学长在李尚仁服役的单位当辅导长。

「那你呢?」他要的答案还没有结果。

「再说吧,我会考虑的。」她仍不愿一口允诺。

嗯!态度已没之前的激烈了,好现象。李尚勇知道机不可失,打铁要趁热:「那我来接你。 彬华姐已经答应借我车子了,叫大哥、二哥顺便一起到这里集合,我们一台车刚好。」

「你很会算嘛!」李茜茜白了他一眼。

「还是你要爸妈来接你?」逼不得已,他祇好使出撒手?。

「你想死啊!」李茜茜出手就要叉他双眼,但是被他躲过。

「那就这么说定了。」太好了!任务达成,李尚勇笑得一脸灿烂。

李茜茜也笑了。

不过,她又得再去买一只手錶了。

***

唉!真想请个两、三天假。

李茜茜实在不想面对那个人,但是半途而废的事她向来做不出来,所以即使再怎么不悦,她今天依然照常上班。祇是有些现象令她觉得奇怪;以往她进办公室时总是看到一群群同事散聚在办公室內悠闲地吃早餐、看报纸、聊八卦,但是今天的办公室却一反常态的安静,倒是洗手间內传来「人声鼎沸」的喧譁声。

李茜茜顶着满头问号正要踏进办公室,正巧看见一名同事从办公室內匆匆走出。

「茜茜,走走走,到化粧室整个粧。」小美二话不说,便拉着李茜茜往洗手间走去。

「发生了甚么事?」李茜茜莫名其妙地被拉往洗手问。

一进到洗手间,才发现原来开发部的女同事全聚集在此整理服装仪容。

「天子出巡啊!」小美兴奋地说。

「甚么?」在拍戏吗?李茜茜还是一头雾水。

「茜茜,来,你也稍微上点淡粧。」杨秀玲看见李茜茜也来了,拉着她就要帮她上粧。

「等一下,秀玲姐,这是怎么一回事?」

「总经理今天一早就到开发部来找刘经理,大夥当然想让总经理留下好印象啊!」杨秀玲含笑解释着。

杨百川平时都待在二十楼办公,很少会下楼到各部门视察;如果有事,他也会请秘书通知各主管上楼开会,所以员工很少有机会见到这位有如天子般的总经理。今天一早突然发现「奇迹」降临,所有未婚的女同事莫不急着「改头换面」,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希望抓住这百年难得的好机会,好吸引总经理的注意,期盼自己就是那万中选一的幸运儿,终能飞上枝头当凤凰,所以洗手间才会有此盛況。

「他……呃……总经理现在在经理室?」李茜茜觉得厄运一早就十分照顾她,连个缓冲时间也不给她。

「对呀!所以才要你也上点粧。」杨秀玲觉得李茜茜平时的清秀若稍微再打扮一下,一定令人惊艳。

「不……不用了,我不习惯化粧。」李茜茜婉拒。

「哎呀,丑小鸭再怎么打扮也变不了天鵝的!」林秋英高八度的嗓音从另一头传来。

「林小姐早,你好漂亮。」杨秀玲看见「整装」完毕的林秋英,真心地赞美,但是也不忘将李茜茜往自己身后拉,生怕这两个人又对上了。

林秋英今天正好要见一位重要的客户,所以事先已打扮妥当;一袭鵝黄色的套装搭配颈间的黄丝巾,充分展现出都会女子的干练。她大方地接受了杨秀玲的赞美,也严苛地上下打量了李茜茜。

「她这样就很好啦,多适合她。若真要让她穿套装、高跟鞋的,岂不踏蹋了那些衣物?」

李茜茜从杨秀玲身后出来,绕着林秋英走一圈,仔细打量她,吹了一声口哨后开口:「哇哝!林姐今天果然令人耳目一新。」

杨秀玲原本担心这两人又要开战了,没想到李茜茜竟开口称赞林秋英。杨秀玲心想,这丫头是否又要整人了?

「哇!好漂亮的鞋子哦!」李茜茜蹲下身来,盯着林秋英新买的五寸细高跟鞋瞧。

「算你识货!这鞋子是名家设计的,祇有穿在我脚上方能相得益彰,不是你这球鞋族能穿的。」林秋英被李茜茜的赞美词捧得晕陶陶的,忘了防备,一副忘我地搔首弄姿。

李茜茜不可能这么好心的,果然——

「原来——」李茜茜盯着林秋英的小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才在奇怪,穿着这种『精致』的鞋子还能走起路来健步如飞,林姐一定有某方面的过人之处,现在我知道了。」李茜茜站起身来,满脸笑容。

「那是因为我体态轻盈。」林秋英还没嗅出李茜茜的得意,呆呆地往陷阱里跳。

「非也、非也!那是因为林姐有一对伊人的萝蔔。根据力学原理,萝蔔愈茁壯,着地力愈强。难怪林姐从未曾『失足』过,光是依您萝蔔的壯硕程度,即使被人推了一把,想要让您跌倒,也祇有日本的相扑好手才做得到吧!难怪我不适合穿这种鞋子。」一边说,李茜茜还一边看着自己勻称的双腿,十分惋惜的样子。

「噗」!身旁有不少人闷笑。

杨秀玲虽然担心两人开战,却也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你这死丫头,竟敢笑我腿粗!」林秋英原本得意的脸立刻扭曲成母夜叉的样子,张牙舞爪的,就要扑向李茜茜。

杨秀玲及其他同事拦住她:「林小姐,别这样。」

「小心!当心太用力了,脸上的粉底因此龟裂,到时你的脸可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龟殼花喽!」李茜茜火上加油。

「你……太可恶了!」林秋英的头发都竖起来了。

「茜茜,你少说两句。」杨秀玲实难地看着李茜茜,但仍掩不住嘴角的笑意。唉!她損人的功夫真是了得。

「反正我也不期望变天鵝,这里留给各位准天鵝们,小鸭我告退了。」耸耸肩,李茜茜快步离开了洗手间。

不晓得杨百川一大早驾临开发部有甚么大事?李茜茜坐在楼梯间,一边啃着早餮,一边思索着这个问题。

难道是为了昨晚的事来兴师问罪的?哼!她何罪之有?不对的人是他,她没说他「性骚扰」就不错了。对呀!既然如此,她何必躲在这儿呢?没出息!才正想着要回办公室时,一道阴影遮住了她的光线。

「我不知道楼梯间也是『宏扬』的办公室之一。」杨百川斜靠着墙壁,一脸玩味地看着李茜茜。

在开发部迟迟没见她进来,以为她是请假或……正打算回二十楼时,隐约听见楼梯间有些微的声音;过来一看,才知她在这吃早餐。

「总经理早。」李茜茜站起身,用手随便抹一抹嘴:「我上班了。」闪过杨百川就要离开。

「等一下!」杨百川拉住她。

「总经理还有甚么事?」光天化日之下,他要干嘛?

「昨晚……那个男的是谁?」

昨晚李茜茜匆匆离开后,他渐渐冷静下来,意识到她一个人单独夜行,又没带钱在身上;他没有半点迟疑抓了西装就往楼下奔去,却在电梯打开时看见她被一个男子用电单车載走了,心下是又急、又气。急的是——她是否被坏人掳走了?气的是她竟然这样随随便便就上了别的男人的车。

为了确定她没事,他今天一早就藉讨论ITU投标之名前去开发部找刘经理。想不到在办公室没看到她,却在这里找到她。也好,这里方便说话。

「对不起,这是我的私事,总经理无权过问。」李茜茜冷冷地回话。

「他是你的男人?」杨百川的话中有一丝酸意。

「总经理,你说过,员工的私生活你不便干涉,我希望你的标准不要因人而异,请你放手。」李茜茜挣扎着要离开。

是啊!他是这样说过没错,他有甚么资格干涉她交友?但是一想起她有其他男人,他的心里莫名又泛起一阵妒意,嫉妒别的男人拥有她。

「我也说过,希望你行为检点。」他无情地反击。

「哦?那么请问总经理,我的行为哪里不检点了?」有人接我下班就叫「行为不检点」,那要是我要结婚了,岂不是罪无可逭?

「……」杨百川一时语塞。

「是不是公司不准员工交异性朋友?难怪开发部『库存』了那么多怨女。总经理,这样似乎不合人道精神呢!」

「公司没有这项规定。」杨百川甩开她的手。

「既然这样,我想我的行为没甚么不当吧?」见他沉默不语,李茜茜继续道:「没事的话我先告辞了。」

「你的东西还在我那。」见她离去的脚步,杨百川脱口而出。

「麻烦您放趙秘书那,有空我会去拿。」李茜茜没有回头,丟下话后继续走。

「今天晚上你自己过来找我拿,六点半,别迟到。」杨百川说完,迈开步伐超越她,率先离开。

看奢他离去的背影,李茜茜呼出一口气。好累!每次与他相处总是战战兢兢的,为甚么?他是她老板,照理说,她应该尊敬他、敬仰他的;可是每回总是一副臭脸面对他,他也不以为意地承受。想想自己是不应该,但是祇要见到他,她便不自觉地竖起全身的剌,更别说要对他和颜悦色了。

她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有着「轻鄙」与「欣赏」两种情绪。 鄙视她的背景,因为他以为她之前曾从事应召工作;欣赏她的工作能力,至少ITU的案子令他很满意。所以他也很照顾她,陪她加班、送她回去,有时还请她吃消夜。

才想要对他友善一点,谁知又发生昨晚的事,这下她更不容易心悦诚服地和颜以对了。唉!莫非她的工作快不保了?一股不祥湧上心头……

***

进办公室后,不祥的预感立刻化为事实。

「茜茜,听说你对总经理有意思。」

「对呀!还说以后要跟他同姓,你是不是在暗示甚么?」

「你是不是利用加班时向他投怀送抱?」

同事们七嘴八舌地拉着甫进门的李茜茜问个不停。

这是怎么一回事?这种謠言是谁造的?太可恶了!

「停!」李茜茜举起手,阻止她们继续对她轰炸。「你们是从哪儿听来这些謠言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必须澄清一点,我祇是公事上与总经理接触,其它一切全是空穴来风,OK?」

「那为甚么—ITU专案小组祇有你一人是女生,而且还要每天去向总经理报告?」有人问。

「那是因为我是新人,吃重的工作没人接,我这菜鸟祇好认了。加上我是女生,文书工作祇好由我做,进度报告祇是例行公事,还有问题吗?」

「真的没有特殊关系?」又有人问。

「放心!我还不够格站在他身边与他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各位太抬举我了。」李茜茜白了她们一眼。

像是存心跟她作对似的,李茜茜原本已快说服各位同事时,刘经理的出现以及他接下来的话,更像当场让李茜茜自打耳光一样。

「咦?怎么大家都没事吗?」刘经理看着众人。

同事们见经理一来,纷纷各自回座,忙起自己的事,但是耳朵依然拉长着仔细听他们的对话。

「茜茜。」李茜茜也打算回座,却被刘经理喊祝

「是,经理。」李茜茜又折了回来。

「早上总经理来过了,他有交代,这个礼拜ITU的设厂说明会你也要出席。」

「我?」

「对,争取这个案子是开发部的主要任务,所有的资料都由你经手,所以由你出席最为恰当。」刘经理仔细向她解释,也让她知道此行的任务颇为重要。

「还有其他人会一同出席吧?」李茜茜有点担心,希望不会是……

其他人也屏气凝神地听着。

「当然。这个案子由总经理直接指挥,所以总经理也会出席。」刘经理理所当然地告知。

「还有呢?」

「没有了,祇有你和总经理两人代表『宏扬』出席。」

后面有人倒抽一口气,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而李茜茜的背脊却开始发冷……

「经理应该更适合代表公司出席,不该由我这个助理出席才对呀!」李茜茜试图挽救。

「茜茜,这是给你一个见习的机会,你要好好把握。況且有总经理在,或许你可以学到更多从我这学不到的技巧。」刘经理不忘给她打气。

「可是……」

「好了,就这样了,我还要到採购部去一趟,你去忙吧。」说完后,拍拍她的肩,人就走了出去。

李茜茜回头看着同事们一张张暧昧的脸,知道自己这次真的彻底地「黑」了,再怎样解释也没有用,干脆不说了。反正日久见人心,案子一结束,一切又会回复正常了。

祇是……他到底安的是甚么心啊?

宝马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