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王京玲 > 《幸好搭错车》
返回书目

《幸好搭错车》

第二章

作者:王京玲

「宏扬企业集团」是一个以建筑业起家的企业,由第一代的创始人以建筑业创立「宏扬建设公司」,第二代接手守成并扩大公司规模,开始朝多元化发展,才建立了宏扬企业集团的基础;到第三代杨百川手里,更积极地向外发展。除了将硃砂、水泥、建筑、工程、运输、家具、房屋仲介等原有的建筑系统上下整合完成外,更投资了保全、电子、金融及保险等事业体,整个组织结构十分庞大且紮实。

「宏扬大楼」是宏扬企业的总部,是一栋二十层的玻璃帷幕建筑,整栋大楼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耀眼夺目。

一向步调紧张、气氛严肃的办公大楼,在三个月前起了小小的变化,肇事地点就在八楼的开发部。

「李茜茜小姐,请问一下,蒸饭箱里的便当是阁下的没错吧?」开发部的资深业务林秋英,此刻正以标准的茶壶姿态站在李茜茜的办公桌前叫嚣着。

「对呀!我中午吃不完,先把它放在蒸饭箱里保温,晚上再带回去吃啊!」这种事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喔!天啊!你难道不知道保丽龙是不能加热的吗?你自己去看看你的杰作!」林秋英双手握拳,恨不得一掌劈了这个「惹事精」。

自从李茜茜来到开发部以后,虽然没出过大事,却是小事频传,每每挑起林秋英的怒火。短短三个月,她不知气白了多才头发,难道李茜茜是上天派来加速她老化的灾星吗?

「哇!我的便当怎么变这么大?」李茜茜手捧着篮球般大小的保丽龙便当从茶水间里蹦蹦跳跳走出来,一张脸充满好奇地打量着:「不知里面的东西是不是也变大了?」

「变你个头!」林秋英尖酸地嘲讽着:「真不知道你的书是读到哪去了,连这种保丽龙遇热会膨胀的基本常识都不懂,真亏你还是个大学生!」

李茜茜听了这一番话丝毫没有半点慍色,反而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喔,原来如此。那么同理可证,林姐,你的小腹从我来公司之后一直都凸凸的,也是遇热膨胀的原理吧。」她用眼睛瞄了林秋英的小腹一眼,然后摇摇头:「小心哦!天气愈来愈热,当心它愈胀愈大,搞不好会被人误会你是未婚怀孕呢!」

「你——」

「怎么回事?」说话的是刚从外面进来的开发部经理刘永正。

这位经理已经四十七岁,十二年前妻子死后一直没有再婚,也没有子女。他的外表憨厚正直,但是外交手腕相当高明,十分受公司的器重。

他是新人招考时的主考官之一。当初口试时,他对李茜茜的印象十分良好,认为她的反应灵敏,口才又好;如果稍加训练,未来肯定是个顶尖的业务将才。因此他给她的分数相当高,并且极力向人事部争取她来开发部。

李茜茜一见到来人是刘经理后,马上冲到他身边,一脸歉疚地说:「经理,对不起,我出了一点小状況。」她捧出那个眼大的便当。「林姐正在指正我。」

反正自首无罪嘛!嘻!

「原来如此。」刘经理看了一眼李茜茜手中的「大」便当,忍住想笑的冲动,知道她又出纰漏了。「林小姐,这不是甚么大事,说说就算了。」

「是,经理。」林秋英气得牙痒痒的。

「茜茜,待会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刘经理转向李茜茜。

「Yes,Sir!」李茜茜做了一个立正敬礼的动作,送走了刘经理后,回头对林秋英做了一个鬼脸。

「狗腿!」林秋英冷哼。

***

「叩叩」!

「进来。」

「经理,您找我有事?」

刘经理抬头看见进来的李茜茜,笑着示意她坐下。

「茜茜,你进公司已经三个多月了,你的表现的确没令我失望,很好。再来便是要告诉你,你的试用合格报告已批准了;换句话说,你已经正式成为公司的一员了,恭喜你!」

「谢谢经理!今后我会更加努力为公司及经理效命,无论是上刀山、下油锅、赴汤……」李茜茜一时得意忘形,说得口沫橫飞。

「行了、行了。」这丫头还真夸张,瞧她说得多离谱。「下个月初,公司人事部有个『新进人员教育训练』的炉程,你要记得出席。」

「是!我知道了。」

「没事了,你去忙吧。」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刘经理连忙开口:「对了!要记得千万不可以穿着球鞋出席,知道吗?」这丫头在上班第一天就向他提出穿球鞋上班的要求,说她不习惯穿球鞋以外的鞋子行走,否则会「不良于行」。在辩不过她之下,除了要求她某些特定场合不可以穿球鞋外,其它时间祇好默许了。

李茜茜开心地领命步出经理室后,身后却有人唤住她。

「秀玲姐!」李茜茜蹦蹦跳跳地跑向杨秀玲。

杨秀玲是刘经理的秘书,三十岁了,也是单身一个。李茜茜觉得奇怪,为甚么开发部的「怨女」特别多?超过适婚年龄,却还是「老」姑独处的就有六、七个,像林秋英也是。

林秋英也就算了,但是像杨秀玲这样温柔贤慧的人,怎么会没人识货呢?唉!可惜现在是一夫一妻制,否则她铁定拐她回去当老爸的一房。真不知这个念头被老妈知道后,会不会一脚把她踢黏在墙壁上?

「听说你刚刚又跟林小姐对上啦。」杨秀玲揉揉她那一头短发。「她比你年长,别老是逗她。」唉!这两个人八成八字不合,不然怎么会每天斗嘴。

「是她自己为了一点小事就鸡猫子鬼叫鬼叫的,还骂人,我当然不能白白挨骂啊!」看到杨秀玲不赞同的目光,李茜茜又接着说:「放心啦,我自有分寸。而且每天跟她斗斗嘴,也是为她好啊!你看她都三十好几了,也没见半个人追,生活一定很空虚。如果不刺激她一下,让她生活有目标,万一她觉得人生乏味,一时想不开,那怎么办?所以我这样也算是功德一件啊,」说着说着,愈觉得自己伟大。

「她人不错,就是嘴巴坏了一点。」杨秀玲知道自己说不过她,但还是试着劝她。

「她那张嘴巴简直可以毒死人啦!」

「我知道,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杨秀玲向来恩怨分明。「看在她年长的分上,让让她吧!被骂两句也不会少块肉,不是吗?」

「那可不行。你不知道『忍一时,气死自己;退一步,便宜别人』吗?」开玩笑,她毕生奉行的「打必还手、骂必还口」的金科玉律,怎能容许自己吃亏呢?

「茜茜!」杨秀玲哭笑不得,瞧她说的歪理。

「秀玲姐,你找我不会祇是为了替她说情吧?」李茜茜想转移话题。因为依杨秀玲凡事以和为贵的想法,再跟她争下去,铁定有得磨了。所以快快结束这个话题方为上策。

杨秀玲被李茜茜这样一问,才想起她来的目的。

「对了,明、后两天我要请假回台南一趟。」

「请假?秀玲姐,你又要回去相亲啦?」从杨秀玲无奈的表情上不难猜出她请假的原因。

「没办法,母命难违!」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的相亲了。她不懂,为甚么女人一但过了适婚年龄还没结婚就会被当成「异类」,比通缉犯更受人侧目。每次回台南,长辈们关爱的眼神给她的压力让她想逃;如今,她视回家为畏途!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她尽量不回台南。然而不死心的母亲,依然积极地帮她物色对象。在母亲的观念里——嫁人,是她目前唯一的任务。

她从档案柜中抽出一分资料交给李茜茜。

「后天早上经理要出席干部会议的资料我还没完成,可能要麻烦你了。」

「放心,这点小事算不上麻烦,你安心去相亲吧,加油!」

***

「死电脑、臭电脑,亏我平日待你不薄,平常也努力跟你培养感情,你竟然在紧要关头给我当机,害我一整天的心血都白费了。亏我还跟秀玲姐拍胸脯保证过,你……你存心要拆我的台是不是?」李茜茜气鼓了一张脸,从进公司一直咒骂到相在。虽然嘴上骂着,手却没闲着,努力敲打着鍵盘作补救。

还好,经理说开发部是下午才报告,祇要在中午把资料交给他就行了。还有时间,得快一点,免得开天窗了。

「李小姐!」

「没空!」

「李茜茜!」

「别吵,我在忙!」

「蒸饭箱上那一双臭袜子是不是你的?」林秋英一掌拍向李茜茜的桌上。

「对啦、对啦!喜欢就送你啦!」还剩最后一段了。

林秋英的头发几乎竖起来了:「你懂不懂卫生啊?那是蒸便当的地方啊,你竟然把湿袜子放在上面,我们的便当还能吃吗?」

完成了!

现在祇要把资料列印出来就大功告成了。趁着印表机正在列印的空档,李茜茜终于有空会会林秋英了。

她缓缓站起身,伸个懒腰后,懒懒地开口:「今天早上下大雨,我的袜子湿了,我把它放在蒸饭箱上烤干,这个方法不错埃況且,我是放在蒸饭箱上,又不是放在蒸饭箱里面,为甚么说便当不能吃呀?」

「你的臭袜子放在那儿,光是想到就恶心,谁吃得下!」林秋英向前一步,对着李茜茜的脸大吼,口水还喷了李茜茜满脸。

真没卫生!

李茜茜退后一步,用手拭去脸上的飞沬,皱着眉。

「好臭的口气呀!林姐,我的脚有天天洗,所以一点都不臭,真的!倒是你的嘴巴,多久没刷牙了呢?」李茜茜嗅嗅手上的飞沫,皱着鼻子道:「要是哪天你打开蒸饭箱,朝里面打一个呵欠,我想那些便当才真的不能吃哩!」

此时的印表机已经列印完毕,李茜茜将资料收好,回头对林秋英道:「好了,我要给经理送资料去了,你先吃饭,不用等我了。」说完,她便朝电梯冲去——在电梯门关上前,她又坏心地丟下一句:「饭后要记得刷牙哦!」

留下气得一险铁青的林秋英。

***

十六楼的大会议室內,聚集了各事业体的一级主管在此召开每月一次的干部会议。现在正是中午用餐时间,李茜茜压低身子,从后门进入会议室,悄悄来到刘经理的位子旁,将资料交给他。

「经理,让您受惊了,属下该死,送件来迟。经理有空再降罪好了,属下现在不打扰您用餐了,属下告退。」

刘经理笑瞇了双眼:「好好!辛苦你了!」

李茜茜再度压低身子,匆匆地从后门跑了出去。

虽然祇是短短的一分钟,从她进来到出去的一举一动全落入了一双锐眼中。

是她!那个三个多月前出现在他车上的应召女郎。

对!他一眼就认出她了。

杨百川不晓得为甚么再次见到她时,他的心会如此雀跃?不自觉地握紧双手。为甚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那天,当他发现她将钱原封不动地投在信箱內,着实令他納闷了好一会儿。她不爱钱吗?以她从事应召的工作来看,这点实在说不通。那么是嫌太少喽?抑或是她用来引他注意的把戏?

如果这真是她用来吸引他注意的手法,那么杨百川不否认,她确实做到了。

每当他空闲时,她那张似天真又似妩媚的容颜就会悄悄浮现。他无法解释这种情形所为何来,因为他向来不沾惹这种应召女郎,怎么这次却会对她印象深刻?

看到那叠鈔票后,他给自己一个答案——因为他的骄傲不容许别人拒绝,尤其是女人;而这个女人竟以这种方式拒绝他,所以他才会记挂着她。为了貫彻他不容被人拒绝的惯例,他再度前往上次的酒廊找她。

当然,他有找到「娜娜」,但却不是记忆中的那张面孔。与酒廊的经理再三确认祇有一位「娜娜」后,心中升起的失落感令他迷惘了好一阵子。

就在他试着遗忘的时候,她却又在此时出现了。这是怎样一回事?

经过了像一个世纪长的会议终于结束了,杨百川留下开发部的刘经理,让其余的干部先行离开。

「刘经理,ITU来台设厂的案子你要多费心了。」杨百川首先开口。

「是,总经理,我会尽量将案子争取到手。」

「嗯,对了,你这次的报告十分不错,资料的安排也跟以往不同,创意很好。」一边说一边翻阅手上的资料。

「谢谢总经理的夸奖!这次的资料是我们部门新来的助理编整的,她的效率实在没话说。」刘经理得意于他的识人之明。

「新来的助理?」

「对,是这一次招考的新人,刚满试用期。就是中午送资料过来的那位小姐,总经理有看到吗?」

「嗯,年纪好像很轻的样子。」杨百川不动声色地回答。

「虽然才二十四岁,不过她办事效率高、反应快,是个可以栽培的人才。」

「你说她通过试用期了?」原来她是他的员工。

「对,下个月初要参加人事部的教育训练炉程。」

「那……这个新人……」

「总经理,她叫李茜茜。」

「好。这位李小姐既然被你看好,ITU的案子就由她来协助你,行吗?」

「这是一个好机会,正好可以测试她的实力。」

「希望她不会让你失望。」

「我对她有信心。」

「那我拭目以待。」杨百川露出一丝笑意,终于找到她了!

「对了,刘经理,这位李小姐之前的工作经验是甚么?」

「是在一家贸易公司当秘书。」刘经理据实以告。

「就这样?」难道刘经理不知道她的「前科」?

「嗯。虽然经验不多,不过她的适应力很好。」刘经理以为杨百川嫌她经验不足。

「好,没事了,你下去吧。」

结束与刘经理的对话后,杨百川回到办公室立即按了內线给他的秘书。

「总经理。」电话传来秘书小姐的声音。

「趙秘书,通知人事部黄经理,下个月新进人员的教育训练我要出席;另外,我要一分这次新进人员的人事资料。」

叫李茜茜是吧!

他开始期待与她再次见面的日子。

***

所谓的「新进人员教育训练」不过就是介绍企业的简介,包括创立的过程、相关企业、公司的经营方针等,另外还有各部门的主管介绍、福利制度、敘奖制度、升遷管道,以及奖懲办法等。

这些资讯,李茜茜早在初进公司时就打听得一清二楚了,因此今天的教育內容对她来说除了无聊,还是无聊,忍不住呵欠连连。

不过,这个炉程也不是全然无可取之处;由于平常各部门的同事都各忙各的,很少有机会聚在一起,往往在同一栋大楼工作了两、三年,却依然互不认识。因此,她倒是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认识了其它部门的新人,藉此拓展人际关系。

看了一下时间表,祇要再熬过等一下的总经理致辞,那么今天这无聊的炉程便能宣告结束了。希望总经理能体恤他们被荼毒了一天,少说两句,让他们早早解脱,阿门!

奇怪?李茜茜总觉得有两道刺热的眼光一直投注在她身上;放眼望去──终于让她找到「光源」了!

那是一个气宇不凡的男人。

是了,就是他。十分钟前,他才进到会议室来。从那时起,李茜茜便有一种受「关注」的感觉。

主管介绍时没看到他,但是其他主管又对他十分尊敬,想必此人来头不小,可能是某个大股东之类的吧。但是他干嘛直盯着她看?她又不认识他,虽然她觉得好像曾经见过那一张俊脸。

「小方,坐在人事部黄经理旁边那个人是谁啊?」李茜茜耐不住好奇心驅使,悄声询问隔壁座资讯部的新人。

「他?你不知道他是谁?」小方一脸不相信。

「不认识。」李茜茜说的是实话。

「哦,拜托!他就是我们『宏扬』的总经理──杨、百、川。」小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明,把李茜茜当作怪物看。连老板都不认识,混!

「他就是总经理啊,好帅。」难怪那股气势迫人。

「当然,他可是镶了钻石的单身汉,行情持续看涨,多少名门淑媛都对他虎视耽耽呢!」小方说得一脸崇拜。

「这样啊?」李茜茜看了杨百川一眼,沉吟道:「奇怪?我怎么觉得他好面熟,是不是在哪见过他咧?」

「拜托!这么逊的搭讪词你还用啊?丟不丟人!」小方白了她一眼。

「不可能,他一向排斥那些传播媒体。」小方依然当她犯花痴,用手肘顶了她一下:「别傻了,你想麻雀变凤凰,还是省省吧!」

「我总能自我陶醉一下吧。你自己不也快流口水了吗?」哼!五十步笑百步。

小方被说中心事,脸颊微微泛红。

这一定是的,杨百川的条件正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俊逸多金,想不被他吸引实在困难;更何況是她们这些初出社会的小女生,更是抵挡不了他那致命的吸引力。

「喂,他干嘛一直朝这里看啊?」李茜茜忍不住又开口。她确定自己的服装没问题,脸上也没有脏东西啊!

「一定是你刚刚打呵欠打得太嚣张了,藐视他的存在,因此他生气了。」

「总之,你小心点,免得被帖上标签,等一下被留下来个别辅导就好看罗!」小方警告她。

李茜茜因此也不敢再造次,乖乖上炉,不希望再引起他的注意,因为他的目光──好汤人!

***

杨百川一进到会议室来,立刻在人群中找到那张熟悉的面孔,不自觉地将目光紧紧锁在她身上。

她还记得他吗?这是他昨夜想了一个晚上的问题。

或许她早就忘记他了。

她「阅人」无数,每天接触的人那么多,何须记着祇有一面之缘的他呢?但是他却恼自己至今还记得她。

是不甘心吧!他这么告诉自己。

人事部送来的资料他已经看过,令他惊讶的是──她的各项条件都很优秀。

李茜茜女二十四岁A大国贸系毕业
工作经验:光远贸易公司业务秘书
测试成绩:英文:!」0
英商知识:!」0
国贸常识:!」0
商事法:!」0

这样优秀的条件,要找一分高薪的工作并不难,为甚么她还要去应召呢?有苦衷?抑或是纯粹的拜金、虚荣?

正当他陷入沉思之际,忽然传来人事部黄经理的介绍词──

「这次很荣幸请到杨总经理为我们的教育训练炉程致辞,我们以掌声来欢迎总经理!」

在一片掌声中,杨百川在台上站定。锐利的眼光向台下扫视了一眼,顿时台下安静无声,那股迫人的气势令人自然而然地心存敬畏,不敢褻瀆。

「首先,欢迎各位加入『宏扬』是一个大家庭,各位……」杨百川低沉富磁性的嗓音环绕在整个会议室內。虽然祇是短短的十分钟,但这席致辞內容却令人印象深刻。

每个人都专注地聆听,当然,李茜茜也很安分地静静捧场;并非震懾于杨百川骇人的气势,而是不想惹他注目。所以这段时间內,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祇能拼命地掐着自己的大腿,以防自己不小心又会周公去了。若是让那位总经理大人知道有人听他的致辞听得如此痛苦,不知他会不会因此羞愤而死。

「……所以,每一个人的努力,公司都看得到,『宏扬』从来不会亏待员工的,期望与在座的各位共勉之。」不亢不卑,一席气势磅礡的致辞贏得在场人士热列的掌声。

李茜茜更是拍红了双手,因为她是为了自己终于熬过这冗长的一天而庆幸,真是阿弥陀佛!

她起身,很不客气地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不雅的呵欠,然后准备随着众人鱼貫地离开会议室。岂知,此时即传来了一声来自地狱的召唤──

「开发部的李茜茜请留下。」说话的是人事经理。

「哈哈!被留校查看了吧!」小方一脸幸灾乐祸:「上帝保佑你,拜拜!」

李茜茜丟给她一记大大的卫生眼,闷闷地走回位子上坐好,静待下文。

她今天出门忘了翻翻黄曆,看看是不是煞日,真衰!不就多打了几个呵欠而已埃

感觉到周围的人似乎都走光了,李茜茜抬起头来朝四周看了一下;这一抬头,竟望入一双脱利的眼眸。

杨百川就坐在她正前方的桌子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这是怎样回事?怎么祇有她和他?

「总……总经理。」李茜茜立刻站起身。

「好久不见。」杨百川看了她好一会才淡淡道出一句。

啊?好久不见?以前见过他吗?李茜茜很納闷。

「呃……总经理,我……我们以前……见过面吗?」奇怪?她平常的伶牙俐齿跑哪去了..

她真的不记得他了。

杨百川的心里升起一抹淡淡的怒意……很淡,但他掩饰得很好,没有让它显露出来,他不想让她知道他在看她的反应。

「李小姐贵人多忘事。」

「对不……不起,总经理,我实在没印象。」李茜茜实在不喜欢这种气氛。干嘛拐弯抹角的?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开了不是比较快?

「这样好了,或许换个称呼,你就会想起来了,『娜娜』小姐!」杨百川刻意强调最后一句。一丝嘲讽的寒意浮现在他嘴角,眼光依然定在她脸上。

哈!原来是他认错人了。

甚么娜娜小姐?她叫李茜茜8娜」跟「茜」两个字差那么多,他还会搞错,真是服了他了。

「总经理,我想你──」等一下,「娜娜」!好熟的名字,她好像在哪听过?她抬头看看他,嘴里喃喃重复奢「娜娜」两字:「娜娜,娜……娜,娜娜!」

李茜茜倏地睁大双眼,一张嘴巴张成了「O」字形。

不……不会吧?

天要亡她,竟然教她在此遇见他──那位「杨帅哥」!

「你……你……」因为过于震惊,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纤纤玉指顫抖地指着他。

「很高兴唤醒了你的记忆。」

宝马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