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王京玲 > 《幸好搭错车》
返回书目

《幸好搭错车》

第一章

作者:王京玲

第一章


李茜茜小姐台鑒:

恭喜你通过本公司的甄试,请你于X月X日上午十点,攜带本通知单前来宏扬企业大楼十楼人事部报到,谢谢。宏扬企业(股)公司人事部

「彬彬、彬彬,好消息!我录取了!我录取了!」李茜茜一路由楼下喊到三楼,喜悦、兴奋的心情在脸上表露无遗。

「发生甚么事啦?」蓝彬华从厨房探出头来看了李茜茜一眼,又转身继续准备晚餐。

「是『宏扬』寄来的录取通知,我考取了『宏扬』了,下个月正式报到。李茜茜兴奋地在沙发上又叫又跳。

大学毕业快两年了,她一直待在一家小贸易公司当秘书,工作时间长、待遇差,更令人受不了的是她还要充当老板娘的女佣兼小孩子的保母。

由于深感小公司的福利、制度不健全,因此李茜茜決定投考国內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之一──宏扬企业。不知是她真有实力,还是祖上积德,当真让她顺利录取了。

「来,看看。」蓝彬华将最后一道菜端上桌后,接过李茜茜手上的通知单。「嗯!老天垂爱,还真的让你蒙上了。」这丫头的运气向来好得令人眼红。

「当然啦,老天是有一点垂爱啦!不过也得靠我更好的实力才能脱颖而出,雀屏中选啊!」受到阵阵饭香的吸引,李茜茜跑到餐桌旁,用手捏了一块糖醋排骨往嘴巴送。

「喂!小姐,你卫生一点好不好?」蓝彬华走过来拍了她手背一下,惹来李茜茜的哇哇大叫。

「谁叫你菜要煮得这么香,人家忍不住嘛!」李茜茜一脸委屈,但随即又乖乖地坐好,等着蓝彬华帮她盛饭。一说到吃,她可是乖得比幼稚园的学生还听话,就差没拿一块围兜兜围上去而已。

蓝彬华帮她盛好饭后,自己也在对面的位子坐下,两人一起享受温馨的晚餐。

「茜茜,『宏扬』是个很大的企业,你进去后,凡事要谨慎一点。」蓝彬华照顾她习惯了,所以又习惯性地开口提醒她这位向来瞻前不顾后的死黨。

「放心!虽然是有一点点好运,可是我也是凭真本事考进去的,所以请不要怀疑我的工作能力,OK?」李茜茜自信满满地拍胸脯保证。

当然,蓝彬华从来没有质疑过李茜茜的工作能力。她虽然贪玩,偶尔迷糊,但是好胜的心使她在工作表现上每每交出漂亮的成绩单。尤其是她的口才及外交手腕,帮公司顺利地谈成了大大小小的生意,使公司的盈余迅速成长。有了这样一位「好用」的秘书,难怪贸易公司的老板不在乎走了多少业务员,祇要有一个李茜茜就抵得过了。

但是在过度的人尽其才之时,若不能适当地予以回馈,那就有失厚道了。李茜茜虽然迷糊,但她不傻。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也不会有多大的成就,因此決定转换环境时,蓝彬华是绝对赞成的。

但是她担心的是「宏扬」的规模庞大,员工众多;所谓人多口杂,而且有人的地方就有競争,更遑论「宏扬」这样一个競争激烈的企业体了。以李茜茜这样一个新人,肯定会受到老鸟的「特别照顾」了,不晓得这丫头能否承受得住?

「茜茜,大公司虽然注重实力,但是也注重伦理,年资浅的理当多担待一点。一开始的委屈是少不了的,知道吗?」看着她纯真无忧的脸,蓝彬华满脸担忧。

李茜茜望了她一眼,不解她脸上的忧虑所为何来。

「彬彬,你是担心我会被欺负?」这是她唯一想到的理由。

看见蓝彬华欲言又止的神情,她知道自己猜对了。

「别担心,你看我何时被欺负过了?唯一的一次就是被『光远的老板压榨了两年的廉价劳工,其它的,你何时看过我吃亏了?』她给了蓝彬华一个自信的微笑。「新人的确会吃一点苦,但是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被欺侮的。」

说的也是,李茜茜一向聪明。或许真的是她多心了,想到此,蓝彬华也露齿一笑。

「好吧!为了恭喜你考群宏扬』,送你一个礼物。说吧,想要甚么?」

「真的?你说的哦!」李茜茜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一转。

蓝彬华看到她这个表情,心知不妙,这会儿她不知道又有甚么惊人之举了。一阵寒意爬上背脊,不好了,大难临头了!果然--

「我们去探险。」李茜茜不怀好意地说。

「探险?」明知是个陷阱,蓝彬华还是跳进去了。

「对!我们去『黑美人』探险。」

哈!太好了,这次终于可以在她三个弟弟面前扬眉吐气了,看他们还敢不敢说她没见过「世面」!

***

入夜后,台北市各酒廊的生意愈来愈好,虽然是众卫道人士口中的特种行业、罪恶的渊源;但不可否认的,酒廊依然有它的貢献。像是提供失意人一个借酒澆愁的场所,有心寻花、买醉的人有正大光明的环境可去,最甚者是酒廊也对台湾的经济发展有着不容抹滅的貢献,毕竟有不少生意就是在酒廊里谈成的。

包廂內,穿着一个比一个清涼的公关小姐正努力地服侍着她们的财神爷;娇笑諂媚,眼波滴溜,一杯又一杯地劝酒。满室的酒气伴杂着公关小姐身上浓郁的香水味,着实令杨百川不舒服。

「杨总,来,我陪你喝一杯。」身旁的公关小姐递了杯酒过来,一双媚眼不住地送秋波。

多棒的男人啊!要是能攀上他,一辈子就不愁吃穿了,公关小姐的心里如是想着。在这一行打混了这么久,图的就是找一张金饭票。不求正室,为妾、为情妇均无所谓,祇求一生的衣食无忧。所以有钱是前提,像这种多金又俊帅挺拔的男人可是千載难逢,岂有不好好把握之理。

杨百川接过酒杯,不甚在意地喝了一口。他一向不喜欢来这种场合谈生意,通常这种案子都是交由开发部的刘经理处理。今天是因为这个日本客户是「宏扬」的客户之一,谈的又是明年的年度契约,他不得已祇好前来?幸好这种情形不多,一年大概就一、两次而已。

「杨老弟,喝呀!来这里就是要好好放松自己啊!合约都谈妥了,也该让自己乐一乐了吧!」山口次郎左右各搂着一位小姐,享受美人在抱的幸福感。

「山口先生对我们的招待是否满意?」杨百川举起酒杯向日本客户敬酒。

「满意,太满意了!杨老弟的安排让我忘了一切烦恼。你瞧,有这些娇滴滴的大美人相伴,这酒喝起来说有多好喝就有多好吗。」一口饮尽身旁小姐递来的酒,山口次郎低头亲了小姐一下,惹得身旁的小姐阵阵娇笑。

「您满意就好。」杨百川礼貌性地微笑。

山口次郎放开身旁的小姐,倾身向杨百川低语:「晚上的节目也拜托你了。」

「没问题,我请人安排。」

「好、好!哈哈哈……」山口次郎大笑,随即又倾身在杨百川身边低语:「也帮你自己安排一个。」然后又一脸淫笑地沉浸在美人堆里,让众佳丽迷去了心智。

杨百川起身走到包廂外,示意刘经理出来谈话。

「他喝得差不多了,等一下送他回去时,他要求的余兴节目你安排一下,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

「总经理,我找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回去就好,你叫人把车子开到巷口来。」他今天要回阳明山的别墅。他父母已经搬到瑞士去了,妹妹百惠又在英国读书,屋子空在那,偶尔也该回去看看。

***

「茜茜,别再喝了,你把玫瑰红当红茶喝啊?」蓝彬华抢下李茜茜手中的酒杯。天啊!她快喝掉一瓶啦!

「不喝酒,又不让我拍照,那要做甚么啊?」李茜茜嘟着一张嘴,一张脸因酒精的作用,已经抹上一层瑰丽的红。

「这里本来就禁止摄影,当然不能让你拍照啊!」

李茜茜为了要向她三个弟弟证明自己来过「风月」场所,一进店来便拿出相机要拍照存证,却被服务生禁止。壯志未酬,一脸郁卒,祇好借酒澆「愤」!

「没有照片为证,谁会相信我来过这里啊?咦?这是甚么?」李茜茜看着把玩在手中的打火机。「哇!这上面有店名及电话号码、地址!太棒了,这下有证据了。」她看见隔壁桌上也有,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搜括了过来,急着塞进自己的口袋,免得又被服务生坏了「好事」。

其责她刚进来店里时,的确被这店內华丽的装璜震懾了好一会,果然是买醉的温柔乡。看着个个浓粧艳抹的公关小姐面带笑容地送往迎来,以及那些进来时很期待,出去时很满足的客人,李茜茜实在好奇死了。究竟在包廂內的那些客人是怎样被服侍的?

无奈她们两个都是女生,而且荷包也不容许她们开包廂,祇能让她们坐在外面这种「通铺级」的位子,欣赏店內华丽的装演罢了。

「茜茜,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蓝彬华欲拉李茜茜起身。

「等一下,我把酒喝完。」李茜茜看着酒瓶內尚有三分之一瓶的酒没喝,打算将它喝完。

「不要喝了,你喝醉了。」蓝彬华想拦下她的酒杯,无奈李茜茜已经一口气灌下一杯,又将最后半杯倒完。

「没关系,这酒那么贵,不喝完太浪费了。」灌下最后一杯,李茜茜才满意地让蓝彬华扶她走。「走吧。」

蓝彬华一杯酒喝不到半杯,剩下的全都进了李茜茜的肚子;想当然耳,此刻李茜茜的步伐有多不稳了。

结过賬后,蓝彬华扶着李茜茜来到酒廊门口。

「茜茜,你在这等我一下,我把车子开过来。」让她靠在一旁的电线杆,蓝彬华急忙跑去开她那部白色TERCEL。

迷迷濛濛中,李茜茜似乎看到巷口有一辆车子停了下来。她心里不禁嘀咕:搞甚么?不是说要把车子开来这吗?干甚么停那么远?

虽然怨在心里,李茜茜还是乖乖地朝巷口的车子走去;跌跌撞撞地来到巷口,不管三七二十二开了后车门,整个人就往椅子上躺去。

好舒服!

想不到彬彬车子的后座这么舒服,又宽又大。下次她一定要坐后座,因为后座比前座舒服。对,就这样!

李茜茜睡觉前,脑袋里祇有这个念头。

***

杨百川接过泊车小弟手上的车钥匙后,便驅车往阳明山开去。他平常都住在仁爱路的公寓里,为的是上班方便,遇到假日才会回来看一看。现在屋子里祇剩 管家
吳嫂及园丁兼守卫,也就是吳嫂的丈夫──吳伯。

车子缓缓驶入车库后,闻声而来的吳嫂高兴地招呼着:「少爷,肚子饿不饿?我去帮你准备消夜。」

「吳嫂,还没睡呀?」杨百川将车子熄火后,走下车来。「吵醒你了。」

「没有的事,我去准备消夜。」吳嫂慈爱的笑容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不忙。吳嫂,你去睡吧,我不饿,看完合约我也想休息了。」

「喔!那少爷你早点休息。」

杨百川送走吳嫂后,回身进车內拿刚签妥的合约。在他将门关上的同时,终于发现车上还有另一件「行李」。

她是甚么时候上车的?

「小姐!你醒醒!」他拍拍她柔嫩的粉顿。

「别吵……」女孩咕哝了一句,转个身又继续睡。

「匡噹」!

似乎有东西掉下来了。

杨百川捡起掉落的东西,原来是酒廊的打火机。这么说,她是酒廊小姐喽!难道这是山口次郎给他的回礼?

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标准的好色民族,没有女人与酒就成不了事,而且还专挑年轻幼齿的女人。

眼前这个女人,呃,应该说是女孩比较恰当;因为她看起来年纪真的很轻,一头俏丽的短发、一件绿色T恤、白色牛仔短裤、白色球鞋,背上还背着一个绿色小背包。如果不是这个打火机证明她的身份,他会以为她是搭错车的学生。

看来今晚是送不定她了,又不忍心让她睡车上,杨百川祇好将她暂置在客房了。虽然留下她,但并不表示他会享用她。不是说他是柳下惠,而是他有他的游戏原则;逢场作戏的对象他向来是很挑的,低档货他是不屑碰的,眼前的这个就是。

***

「痛啊!」李茜茜感觉有上万只螞蟻在啃食她的脑袋,抱着头哇哇叫着。「彬彬!我的头好痛!」她申吟出声。

咦?没人?

倏地睁开眼,李茜茜眨了眨,再眨一眨,景象没变,可见不是梦。那么,这里是哪里?

她起身环视了室內一遍又一遍,肯定自己从未来过这个地方,因此心中的问号逐渐扩大……我被绑架了吗?不对,绑匪若有这么华丽的地方给人质住,他何必绑架?

难道这是彬彬她朋友的家?

想这么多做甚么,不如直接去找答案。对,说走就走。翻身下床,李茜茜照照镜子,抓了抓头发,背起放在床头的背包,探险去也。

客厅里,杨百川正坐在沙发上翻阅今日的报纸。听到细微的脚步声,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接收到的是一张写满好奇的脸。这女孩年纪一定很轻,昨晚她睡着了,没能看清她的长相;今天一看,好个清丽的面孔。

的确清丽,因为她脸上脂粉未施,这点颇令杨百川納闷,有应召女郎不化粧的吗?还是她自认自己的本钱够?或许吧!因为她很年轻。

「怎么啦?口气这么差,难道是我昨晚服侍得不好?」李茜茜走到他身边靠向他,一手抚上他胸膛。

「你昨晚醉得不省人事。」杨百川格开她。

李茜茜心想也是,不然她的衣着也不会完好如初。

「哎喲!我真是的,竟然喝醉了。」李茜茜又靠上去,这次改用双手环在他颈项后。「别气,不然我现在弥补你好了。」

哇,他真高!她得踮着脚跟才能勾到他颈子,不过他的胸膛靠起来挺舒服的。

杨百川定定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拉下她的手:「不必了。」再度坐回沙发上。「钱拿了,走人吧。」

「那怎么行?无功不受祿啊!我怎么可以白白拿你的钱呢?」李茜茜也走过去坐在他身边。「还是我不对您的味,想换别的小姐呢?」

「我说过了,不必了,不要让我再讲一次。」杨百川冷着一张脸,口气虽然平稳,却能让人清楚地感受到──他生气了。

好吧,不玩了。

可能是她演得不像,才会被拒绝。下次要仔细看电视上人家是怎么演的才行。況且一个晚上没回去,彬彬铁定急死了!再不回去,祇怕有人要报警了。

「好、好、好!别生气,老板都开口了,我也不自讨没趣。这样好了,下次您再来店里时,记得点我的檯,我给您打个折。当然啦,服务是不会打折的。」李茜茜扬起眉,拋了一个媚眼给他。

杨百川不置可否,祇是静静地看着她缓缓走出去。不知为甚么,他突然有股冲动想知道她的名字;才想到此,他的话已出口了。

「等一下!」见她回头,他继续问:「你……叫甚么名字?」

李茜茜眼珠子转了一下,笑着说:「对喲,我都忘了。没告诉你名字,怎么让你点我的檯呢?我叫娜娜,记得哦!」

「本名呢?」

「本名?我说老板哪,到店里来指名娜娜就可以找到我了,我不晓得其他名字对你来说有甚么用处?」她对他眨了眨眼:「要来找我哦!我等你。」拋了个飞吻给他,李茜茜转身朝大门走出去。

是啊!要她本名做甚么?杨百川在心中问着自己。

他竟吃错药似的,想要认识一名他最不屑的应召女郎。唉!真可笑。

李茜茜出了大门,瞥见车库里停着一辆白色BMW的轎车;对于她为何会身在此地的情形大致明瞭了七、八分了──大概是自己搭错车了。也难怪她会认错车,祇因蓝彬华那台TERCEL的背影与这台BMW实在太像了,会认错也是情有可原的。

铁门边的信箱上刻着「杨寓」两个字,李茜茜将手中的鈔票原封不动地投入信箱內。

无功不受祿嘛!何況她还玩弄了人家一下,不能再造孽了,否则会有报应的。

当她转身要离开时,她才发现了另一个问题──她现在是在阳明山的仰德大道上呢!

这下可糗了!从这走到山下,腿不累断了才怪!难怪人家说喝酒会误事,果真是个好例子。现在祇求能拦到计程车了,希望她的运气够好。

下山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戒酒」!

回头再望一眼身后的豪宅杨帅哥,后会无期啦!

宝马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