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王京玲 > 《幸好搭错车》
返回书目

《幸好搭错车》

楔子

作者:王京玲

「阿土伯啊!你看我下一胎会不会生儿子啊?」一位妇人手里抱着刚满月的女儿,一脸担忧地看着正在为她批命的算命师。

祇见算命的老伯忽尔皱眉、忽尔屈指盘算,嘴里唸唸有辞,像是在解一道难解的三角习题。

在一方的妇人则是一颗心悬得高高的。她嫁到李家己经三年多了,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孩子,竟是个女娃。李家祇有她先生一个男丁,婆婆希望她能替李家多添几名男丁,好让李家的香火旺一点。所以自从她怀孕以来,心里的压力是一日大过一日。

孩子出生时,一听是个女孩,不但婆婆的脸色铁青,连丈夫也十分不悦。她的一颗心顿时跌到了谷底。

好不容易捱到月子做完,听说这位阿土伯批命奇准,她立刻抱着刚满月不久的女儿前来算命,看看自己是否能为李家添丁;否则讨不了婆婆欢心,说不定夫妻情感因此而破裂。愈想她心愈寒,眉头揪得更紧了。

怀中的女娃虽然才刚满月,但一双明眸却灵活得四处张望,好似对这世间充满好奇,不住地转动眼珠子,观看这个新奇的世界。或许是不满眼前的人怎么都不看看她似的,女娃「肮的叫了一声。

这一声虽没引来妇人的注意,倒是引来阿土伯的视线:「把这丫头让我瞧瞧。」

妇人将怀中的婴儿抱直了些,将脸转向阿士伯,让他能清楚地看她。

阿土伯瞇着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女娃──天庭饱满,后脑圆足,准头丰满,口里含珠,想来是个聪明的娃儿,一生衣食无忧。

「把她的生辰八字给我。」阿土伯端详了女娃一会儿后开口道。

妇人连忙将女娃的生辰八字写给了阿土伯。小女娃好像知道人家是在说她,又「肮的叫了一声。看见阿土伯又看了她一眼,她满意自己受到注意似的笑开了脸。

阿土伯看了女娃的八字后,又埋首于案前。

妇人则将怀中的女娃抱回原来的姿势,眼睛还是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阿土伯。

终于,阿士伯满意地抬头,摘下老花眼镜,笑瞇了一双眼道:「亏了你这娃儿!」

「阿?阿土伯,你的话是甚么意思?请你说白一点,我到底生不生得出儿子?」妇人焦急地问。

「呵呵呵!行!行!多亏你这个女儿,她带了三个弟弟来。放心,你一定生得出儿子。」阿土伯抚着白鬍鬚笑道。

「真的?三个弟弟?这么说我将来会生儿子。太好了!谢谢你!谢谢!」妇人感激地向阿土伯频频点头致谢。

「不是谢我,应该谢谢你女儿。这娃儿命好,聪明伶俐,祇可惜与父母缘薄,十八岁后就让她离家自个发展去吧!」阿士伯看着女娃道。

「啊?十八岁就要她离开家里?」妇人讶异地睁大眼。

「嗯,她的命格如此,将她强留身边反而对家人不好。放心,她命中自有贵人相助。」阿土伯看得出妇人的顾虑。

妇人听了阿土伯的话,心想,也对。依婆婆重男轻女的观念,自然她这女儿在家会不讨喜,让她出外发展,或许是不错的方法。

想到此,以及阿土伯提到她这女儿将为她带来三个儿子,她就更加感谢她。心想,今后一定要好好疼她,别让她吃苦。

「不过──」阿土伯又开口了:「这娃儿廉贞坐命,命格又属火……」

「那怎么样?」看见阿土伯略有所思的脸,妇人担心地问。

「或许她以后会从事短暂的特种营业。」

「啊?」特种营业!难道自己的女儿以后会沦入风尘?

「对。不过你不用担心,这是她以后婚姻幸福所必须经历的劫数。」

「有没有方法可以避免?」

「我说了,这是她的一个劫数,却是福不是祸。祇要记得让她多读点书就可以了。」阿土伯含笑地说。

从事特种营业是福不是祸?

妇人真的被弄糊涂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怀中的女孩,祇见她一双大眼转呀转的,不时还露出甜甜的笑容,娇嫩的模样惹人爱怜。

不行!她不能让她的女儿沦落风尘,她要让她受教育、有分好工作、嫁个好人家。

对!就是这样!

宝马彩票